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头条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头条新闻
曹辉的画
发布时间:2016-09-21
来源: 思翰雅艺术网

Jacques Pimpaneau

(法国大学荣休教授)

 

       中国成语有云,「外来和尚会念经」、「本地姜不辣」,那是画家曹辉的写照。曹辉的艺术才华最先是在法国受到赏识,后来才在中国国内得到肯定的。早在1980年代,曹辉在中国是颇有名气的漫画家,而且多次得奖,但当时很少人注意他的其他绘画作品。我偶然在一本借来的中国美术杂志上看到曹辉的一幅油画,马上觉得他的画与众不同,设法跟他联络上,并于1990年在我主持的巴黎郭安博物馆里,替他举行了他生平的第一个画展。那次展览所得到反应的热烈程度,比我预期的还要大,我他郭安博物馆翌年邀請他來巴黎再举办画展。1993年,巴黎中国之家旅行社主办了他在法国的第三个画展。在1995和1998年,他应普罗旺斯·圣雷米(Saint-Rémy de Provence)的杜度·巴育尔画廊(Galérie Doudou Bayol) 的邀请,在那儿先后举行了两次展览。梵谷曾在这个法国南部名城居住过一年,他最著名的作品中有些是在那里画的;城内有许多法国和外国名人的度暑别墅,其中不少现在都收藏了曹的画。我还记得,一位著名的法国演员买了一幅法文题目叫《皇城门外的小丫头》的作品。可惜当时展出的作品事前没有拍照记录,现在散落在不同的私人收藏里,难以追寻它们的下落;这里复制的几幅画,都是我认识的人的藏品。

茶香岷江60×97cm

      郭安博物馆还办过其他中国画家的展览,可都没有曹辉的画展那么成功。曹辉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慧眼识英雄」,而且坦白说,很引以为荣。近年,有其他法国画廊和机构想请曹来开画展,可他现在在中国国内已应接不暇,只好婉拒了他们的邀请。

      曹辉没有进过什么画院、美院,没有受过那种助长模仿的艺术教育,这是他的运气。他一直保持心灵上的自由自在。今天不少艺术家只顾追随潮流,迎合市场口味,以得到国内外有钱人的垂青。曹辉不同,他在艺术上的卓越,来自他本人的性格,以及他所坚持的不受外界潮流风气所左右的真正创作自由。

      曹辉也画过油画,但通常是用油画的方法画的水彩,非常注意细节,一丝不苟。由于眼睛的毛病,他最近10多年改画国画,但仍然是画随心生,依照自己的个性,创造他自己的风格。

园中 96×60cm

      绘画永远是艺术与真实的融合,即使真实被简化为色彩与抽象的形状。绘画所表达的是不能用文字语言来描述的事物。曹辉的灵感来自19世纪、20世纪初的中国。可是,他的选择并不是出于对旧中国、对受全球化和被西方艺术市场洗礼之前的中国的怀念。正如我们在家中悬挂父母先人的照片肖像,是为了不让他们被遗忘一样,曹辉通过他的画,让一个已消失的中国继续存在、呈现在现实的世界里。他当然也绘画当代人的形象和题材。

      我最近曾再到成都探访曹辉,对他两个近作印象特别深刻:其中一幅巨型的画,画的是昔日一家团圆的场面,另一个是画卷,描绘茶馆里从早到晚的活动。这都是曹一向喜欢处理的题材,但他在这两个作品里,达到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我衷心希望这两个作品最后会成为某家博物馆或美术馆的珍藏,因为它们完全有资格与史上最伟大的艺术作品共济一堂。

秋水无声90×179cm

       比较他的新、旧作品,是饶有意思的。在他早期的茶馆系列里,画面上挤满了大部分上了年纪的茶客,有的在喝茶,有的在打瞌睡、聊天、争吵、甚至打架,幽默的描写中透露出曹对那些平民百姓的浓厚感情。在他笔下的富家大户中,男人板着脸正襟危坐,以表示他们的身份,老人家显得有点无奈,少妇脸上总呈现哀愁,透露她们在社会上左右为难的处境。此外,曹也画过一系列以庭园为背景的中国戏曲人物。曹绘画的当代人物,流露出他对人物的一种同乡、同胞的感情,可是,在他幽默的笔下,这些人物的身上、举止难免也呈现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庸俗,令我们对他们的好感远比不上曹辉早期画中的人物。

      我们看画展时,常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觉得展品中很多都有前人的影子;懂中国画的人,会看得出这幅或那幅山水、花鸟或书法的师承。曹辉的独特,不是因为他选择的题材,尽管他的题材的确很特别,甚至也不是因为他别出心裁的技巧。曹辉与其他许多艺术家、包括一些著名的画家的分别,主要在于他的思维与创作方法并不是由某些既定的艺术理论、或者某套美学观点衍生出来的;他的画所体现的不只是用脑想出来的主意,同时也包含了他的性格,感觉、感情、爱恶等等一切。纯粹建立在抽象思维、知性理论上的绘画、雕塑、诗歌、音乐等,都缺乏生命力,很容易干枯而死。

喂鸟 56×33.5cm

       自囿于某种既定的观点和理论、给自己划地为牢的艺术,不可能有创意。真正的艺术创作,自然而然地出于艺术家的本能,感情,无拘无束地漫游四方、天马行空的思想与想象。曹辉只绘画触动他、感动他的事物,因此他的画也触动、感动我们。这是曹辉出类拔萃的地方。坊间有许多画也令我们觉得好看,甚至欣赏,但看来看去总是无动于衷,甚至觉得有点烦闷,尽管我们不说出口。

       提倡「原生艺术」(Art  brut)的已故法国艺术家杜布菲(Jean Dubuffet) 明白,艺术必须摆脱学院文化的桎梏。因此,令他感觉兴趣的绘画,主要是精神病院病人以及从未接触过主流文化的人的「原生艺术」。不过,杜布菲到头来也成了自己的理论的俘虏,他的作品——尤其是晚年的作品,许多都只是他的艺术理论的示范。因此,我觉得应该再三强调,曹辉必须努力让他的艺术和感性不受任何理论所羁绊,让他的技巧继续只为他的天性与直觉服务。

       各位大概以为我赞赏曹辉的画,纯粹是出于友谊。我家中的墙上挂了不少画,有中国的,也有西方的,包括曹辉的一幅作品。多年来,来我家的人不少,而且“品流复杂”,有知识界的、学术界的、艺术界的、来替我们做家务的、修理电气或煤气的…可从来没有人提到墙上挂的画,除了曹辉的之外,而且他们说的几乎都是同一句话:“您这幅画真棒!”(蔡克健翻译)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