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艺术市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艺术市场
2017年行走艺术界 你不得不应对的5大市场变化
发布时间:2017-01-18
来源: 网络

  2016年初,一位卢森堡大学经济学教授通过对欧美艺术拍卖市场长达36年的观察研究,认为艺术市场,尤其是美国艺术市场在战后及当代艺术部分表现过热,需要经过一个“严重矫正”阶段。那么回头望去,2016年很可能是近些年以来艺术市场最动荡的一年了,纵观年度国际大事件:英国脱欧、川普成功竞选等此类重大历史事件使得国际经济前景日益不明朗,而艺术市场也随之受到影响……不管怎样,今天我们综合国际国内的市场情况,来总结这动荡不安的一年中,需要我们去面对的变化。

  国际拍卖行完成重大调整;国内拍卖行加快布局;鼎立之势初显

  2016年TEFAF艺术市场报告显示,全球艺术市场在2015年的销售总额是638亿美元,相比前一年682亿美元下跌了4%,这也是艺术市场整体自2011年起的首度下跌。2106,全球艺术销售总额虽然尚未有具体统计结果,但从已有的数据来看,2016仍然是下跌状态。而对全球艺术销售总额的主力军——拍卖行来说,这实在不是轻松的一年:

  苏富比(微博)大批员工集体离职,甚至包括印象派、现代和当代艺术部门的主管们。有些高管是回应苏富比为节省开支而采取的员工自愿离职计划。而在2016年年底,尽管佳士得努力保证人员的最低流动性,其战后及当代艺术部门的主席及国际主管布雷特·戈维(Brett Gorvy)宣布离开供职23年的佳士得,并将与世界顶级当代艺术经纪人之一的多米尼克·利维(Dominique Lévy)合伙成立利维戈维画廊(Lévy Gorvy)。而布雷特·戈维是至今为止离开拍卖行转行做经纪人的最高层人员。

Brett Gorvy(左) 和 Dominique Lévy Mr。 Gorvy 将离开供职23年的佳士得,成为新命名为Lévy Gorvy画廊的合伙人。图片源自网络  Brett Gorvy(左) 和 Dominique Lévy Mr。 Gorvy 将离开供职23年的佳士得,成为新命名为Lévy Gorvy画廊的合伙人。图片源自网络

  除了高级人才的流动,苏富比以高达5千万美元收购艺术咨询公司,对近来兴起的私洽业务虎视眈眈;佳士得23年高管离职成立新画廊无疑说明拍卖行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结构方向调整,而这种调整必定不是由拍卖行主动为之,而是在错综复杂的市场形势下顺势而为。于是乎2016年成为了艺术市场迈向新面貌的拐点。

  虽然纽约、伦敦艺术拍卖整体不佳,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大洋彼岸对面的中国拍卖市场。据外媒2016年上半年市场报告称,中国又重回艺术交易额排行之首,5年来首次超过美国。当然这主要归功于中国书画市场,不少多年未在拍场上现身的“生货”为市场贡献不少份额,中国书画的“春拍触底,秋拍反弹”似乎也成定局。

  再回到在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2016年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正在经历新一轮的低谷。在华的两家国外拍卖机构苏富比与佳士得2016的成交总额似乎正在回到2009和2010年。尤其处于市场更加成熟环境的香港佳士得,2016年秋拍两岸3场拍卖会的成交已经非常接近2009年秋拍的状态。

耿建翌《灯光下的两个人》以1840万成交于中国嘉德2016秋拍。图片源自网络耿建翌《灯光下的两个人》以1840万成交于中国嘉德2016秋拍。图片源自网络

  当然位于中国的各大拍卖公司倒也没有坐以待毙,都各出奇招:

  苏富比、佳士得在香港大打“亚洲牌”,纷纷在他们的当代艺术夜场中力推日本“具体派”、韩国“单色美学”以及东南亚现当代艺术,亚洲抽象艺术着实令人眼花缭乱了一把;中国嘉德大打“八五牌”,坚持开设“85新潮”专场,似乎是在向“85”做最后的告别?

方力钧 《系列一之五》 81×100cm 布面油画 1990-1991 以1840万元成交于2016北京保利秋拍。图片源自网络  方力钧 《系列一之五》 81×100cm 布面油画 1990-1991 以1840万元成交于2016北京保利秋拍。图片源自网络

  北京匡时在秋拍中则为10件拍品特地开设了“张颂仁先生重要私人收藏”专场,这位有史以来在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艺术经纪人在2016年也挺身而出了;而保利与华谊的第一场拍卖合作更是赚足了眼球。苏富比、佳士得、嘉德、保利、匡时,这中国拍卖市场5家鼎力的局势进一步稳固,完成各自的布局,蓄势发力下一轮。

岳敏君 《记忆NO.4》 140×110cm 布面油画 2000 以322万元成交于2016保利(华谊)上海首拍。图片源自网络  岳敏君 《记忆NO.4》 140×110cm 布面油画 2000 以322万元成交于2016保利(华谊)上海首拍。图片源自网络

  画廊多元化服务改变交易形态,艺博会热势压拍卖行

  据了解,上文提到的佳士得前战后及当代艺术部门的主席布雷特·戈维与经纪人合开的利维戈维画廊(Lévy Gorvy)将推出一项新的定制咨询服务,将直接更方便的服务于艺术家本人或其家属、基金会及金融机构等。这不仅反映了拍卖行、艺术经销商和艺术顾问之间日益模糊的界限,同时意味着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业也在不断丰富自身的服务内容,以对抗强势的拍卖行。

  而实际上很多媒体对于艺术市场的报道仅局限于大型拍卖行的成交情况,而成千上万的处于艺术市场一线的画廊和艺术经纪人们产生的私洽交易并无法监测,因此仅凭拍卖行们的数据和一纸市场报告,我们真的无法对当下的艺术市场做定论。

ART021 上海廿一当代 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源自网络ART021 上海廿一当代 艺术博览会现场。图片源自网络

  而在中国,一线画廊在未来的发展和市场运作中发生的作用一定会越来越大。当然有别于西方,中国的艺术市场比较特别:二级市场早于一级市场形成,所以在初期难免在资源上会有冲突。而随着一级市场的制度不断完善,艺术家了解和承认一级市场的功能性,自然与二级市场就会有很好的区隔;再加上近20年来风靡全球的艺博会热而格外引人注目,越来越多的中国藏家也开始关注、参加各色艺博会,也给画廊们一个庞大的舞台赢得更多的关注。

  全球顶级的巴塞尔艺博会、欧洲艺术与古董博览会(TEFAF)等都在致力于争夺中国买家,其中巴塞尔艺博会还通过收购在香港设立了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以此为背景,国内艺博会市场也竞争激烈,仅以上海为例,包括影像上海在内的多个艺博会并存,2016年11月更出现了ART021与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两个艺博会在同一周里举办的现象。

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图片源自网络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图片源自网络

  同拍卖行遇到的情况相似,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洗牌,画廊业也在面对整个收藏圈更新迭代的转换,目前出现的一批35岁到45岁之间的新收藏群体,不仅在经济、文化背景跟上一代人很不一样,同时投资观念、价值观念也跟前一代不一样,所以作为正处换代的的艺术市场中,作为更灵活而敏锐的画廊,不仅为市场的流动性做出巨大贡献,更将以其学术、品味来越来越多的影响新一代中国藏家。

  青年艺术家市场持续触底,反弹未有期?

  对2016年各大拍卖行成交情况稍作留意,就可以看出实际上交易总额并未有太大变化,但交易数量明显下滑,那么在拍场消失的,一定是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卖行中,如果在2015年底青年艺术家市场开始“崩盘”,那2016年已经是在不断触底,曾经广受追捧的青年艺术家甚至在主打现当代艺术及青年艺术家的菲利普斯拍卖行都不见了踪影,在2016年整年,更多的是现代和当代经典作品主打拍卖现场。

  然而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当代艺术市场健康发展的标志。一位纽约艺术顾问表示:不少青年艺术家作品多数缺乏实质内容,而并不拥有能够流通的货币价值,一旦失去了内部价格操纵,实际有能力的藏家更倾向购买风险更低的艺术品。所以作为整个市场前景充满了不确定,那不少人对青年艺术家作品更是失去了方向和信心,从而加剧了保守观望的情绪。

  但无论如何,青年艺术家作为艺术界未来的希望,也必定是今后的中坚力量,不少中国两岸三地的画廊仍在不遗余力的代理推介优秀的青年艺术家们,加上一级市场青年艺术家作品价格的亲民,艺术价值很难仅在拍卖场上体现。毕竟艺术收藏作为一个很个人化的事,仅以拍卖情况为标准,艺术界的多元化又如何体现?

  艺术家资产管理越来越受重视

  在前景极不稳定的年景里,买家们总是希望寻找更稳定保险的投资艺术品的方式。于是乎艺术家资产管理在今年似乎变得很受欢迎。德国柏林今年3月新开张一家为艺术家遗产提供服务的艺术机构;画廊主们也加入了管理艺术家遗产的竞争中去:豪瑟沃斯画廊在过去十年中一直关注此领域,至今进行着了22位艺术家资产管理,占据了画廊近三分之一的管理项目。豪瑟沃斯画廊表示:针对不同的艺术家,我们都采取不同的资产管理方式,我们会同最熟悉艺术家的人们保持密切合作。

  在中国,由于当代艺术发展的时间并不长,所谓的第一批当代艺术家们多数仍还健在,但西方的艺术家资产管理服务对中国来说不啻为一个好的学习范例。毕竟艺术家作品价值随着时间推移不断为人们认可,一项专业而全面的画廊服务也必不可少。

豪瑟沃斯画廊在2016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图片源自网络豪瑟沃斯画廊在2016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图片源自网络

  画廊、美术馆合作更频繁,跨领域合作成常态

  跨领域合作在艺术界早已屡见不鲜,从艺术家创作,画廊销售,到美术馆做展览,各个角色本身都是整体不可或缺的一环。而在最近,费城美术馆与都灵收藏家同时也是私人博物馆主人帕特里齐亚·桑德里托(Patrizia Sandrett)合作,并委托后者代购当代影像作品。

  拍卖行与独立网络平台的合作的趋势也愈加明显。在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艺术家、画廊、拍卖行更应联手合作。不过在另一方面,借纽约一位艺术经纪人的话来说,更多的交叉合作似乎让这片水更浑了:拍卖行引入私洽业务,画廊成了艺术家的代言人,或者是专有经纪人和宣传商。

余德耀美术馆。图片源自网络余德耀美术馆。图片源自网络

  无论如何,在2000到2014年之间全球建立的美术馆比过去200年间建造的还多,因此毫无疑问也带动了美术馆级别的艺术作品的繁荣。而在中国,我们也见证了中国民营美术馆从无到有再到井喷状态的几十年。在这期间民营美术馆的发展呈现出几次浪潮,尽管每次浪潮出现后,总会有一些美术馆因为各种原因昙花一现。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美术馆现象”已经形成,民营美术馆正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生活方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6年今年对“西方艺术大师”的引进也是热度不减,安迪·沃霍尔、劳申博格、基弗、贾科梅蒂、雷诺阿、贫穷艺术、意大利超前卫等展览相继开幕,但不少民营美术馆由于策展制度、学术定位、人才储备等问题,在整体质量还有待提升。随着社会资本力量在日渐强大,画廊、美术馆、拍卖行之间的合作势不可挡。

  根据Artprice公布的当代艺术市场报告,在过去16年内,当代艺术总价值上升到原来的1370%,年平均收益率为5.6%。艺术已悄然成为全球性的生活方式,当艺术发展到超越艺术本身,那每个人都会成为艺术世界的一部分。可以预见,这个有着抵御政治、经济风险,同时又多元化而吸引人的当代艺术市场在中国正含苞待放。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service@sihanya.com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