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观点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观点评论
宋文治的书画艺术及价值管窥
发布时间:2017-01-09
来源: 网络

对于新金陵画派的画家,想必书画界的藏家都不会陌生,比如傅抱石、钱松岩、魏紫熙等等,但对当代金陵地区影响最大的人却不是上述各位大家,而是有着“宋太湖”之称的宋文治。他的年龄略小于上述几位,但他作品所呈现出的秀雅、飘逸、清透、感情极为细腻的品位,确实对当代金陵地区的绘画审美趣味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那么,这样一个具有影响力的画家的作品,现今价格几何呢?宋文治经常表现的作品题材又有哪些?哪些题材最值得我们收藏?在选择每一种题材时又有哪些鉴定方面的常识呢?我们来结合拍卖数据一探究竟。

 

太湖题材

 

  宋文治一生擅画太湖,笔下的太湖极富有诗意,并且更着意于表现太湖的春色,可以说以太湖为艺术题材贯穿了他一生的艺术创作,因此有“宋太湖”的美誉。

 

  他鲜明地将具有太湖特色的诸般要素汇融于笔端。太湖附近的邓尉山盛产梅花,邓尉山又名香雪海,每年3月份左右满山遍野的梅花竞相绽放,整个邓尉山便成为粉色的海洋,这一意象也成为宋文治表现太湖的主要保留意象之一,也成为他创作的主要符号之一。他取梅花的姿态来表现江南丛树的多姿,以枝叶的颜色变化来交代太湖四季的变化。

 

  宋文治作品成交记录的最高价就是表现太湖及其周围的四季组画,此作在2011年北京传是秋拍上以1437.5万元的高价成交。此外,画家作于1980年的《太湖之滨》在2014年春拍上以402.5万元成交;2011年北京宝瑞盈春拍上,一幅画家同样作于1980年的《太湖春色》以345万元成交;画家作于1977年的《太湖揽胜图》手卷于2010年北京华辰春拍和2014年北京华辰秋拍上两次出现,分别以302.4万元和331.2万元成交;作于1973年的《太湖春色》在2012年朵云轩春拍上以287.5万元成交;作于1965年的另一幅《太湖之滨》在2013年上海嘉禾秋拍上也以287.5万元成交。可以说,宋文治在70、80年代创作的太湖系列精品几乎都在百万元以上,很多作品会反复出现。并且,在上述谈及的作品中有条屏、立轴、手卷、横幅、斗方,几乎每一种形式都受到藏家的追捧。因此,这类作品必然成为作伪者造假的“重灾区”。

 


宋文治《太湖春色》朵云轩 2012春拍拍品

 

  那么,如何对这一类型作品进行辨伪呢?

 

  收藏宋文治的这类作品需要了解宋氏的基本构图形式——近景几大块染有绿色的巨石,其上长满大片粉色的梅树,其间掩映几组房舍;中景是几块水田,田边停驻几艘渔船;远景则是一片空阔,淡淡的远山点缀几个帆影,一小群海鸟在远处游弋。这是宋氏的构图习惯,也可以作为藏家朋友把握宋文治太湖作品的入门知识。

 

  对于赏鉴,藏家要格外注意三个方面。第一,注意前景的树丛的处理:宋文治的前景往往处理得很概括,粗笔挥洒,水墨味道极浓。这样的处理更容易凸显中景的细腻精致,同时又能够控制住造型与笔墨的关系,造成一种浑厚华滋的感觉。作伪者或者过于狂放,只注意枝叶的疏放而兼顾不到丛树的前后层次;或者过于拘谨,细致地刻画每一棵树的姿态,没有前景的放松便会造成整个画面的板滞。第二,注意建筑和船只等点景的处理:宋文治的建筑和船只等点景概括而生动,虽然画得细致,但由于注意墨色的微妙变化,所以总体上与山石是融为一体的,不会过于“跳”。而伪作由于过于追求外形上的相似,无法兼顾笔墨的微妙变化,最终导致单看点景也很生动,但就是无法融进画面中,线条普遍偏实。第三,笔者认为,宋文治画远景是一绝。他的远景除了对淡墨的控制之外,很多时候是在半湿或全湿的状态下刻画的,因此会产生一种朦胧美,很悠远又很宁静。而作伪者往往处理得过实,笔笔分明,远景的颜色也上得过于鲜艳。其实,宋文治对远景的经营看似随意,很可能他花的精力要超过近景,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黄山题材

 

  宋文治的黄山题材画作主要从50年代中期开始创作的,并在70、80年代持续创作出重要的作品。他笔下的黄山一般以横构图居多,并伴有云海,或许是对日出日落的偏好,他画的黄山多表现朝霞和晚霞,相比于江南山水,设色也比较浓重,远山多带有一抹绯红,很好地将黄山的奇险和云烟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表现黄山时,宋文治的用笔与江南相比更为凶狠,擦笔使用的很多,因此更为苍茫。

 

  1955年,宋文治应安徽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局之邀,与陆俨少、孔小瑜、徐子鹤赴合肥参加艺术创作活动,期间到梅山水库、黄山等地写生,创作的《桐江放筏》、《黄山松云》入选全国国画展览。此次在安徽的艺术创作活动,虽只有短短两个多月,却给了宋老一次深入生活进行创作的锻炼和实践。由于此次的同行者中有宋文治心仪的陆俨少,因此其黄山题材的作品也受到陆俨少一定程度的影响。当然,陆俨少的造型以圆浑为主,宋文治以方笔尖峭为主;陆俨少的黄山偏向于写意性,构图以摇曳居多,造境多是化险为夷的,而宋文治的黄山更为写实,更接近于黄山的本来面目,同时,构图追求平中见奇。

 


宋文治《黄山松云》朵云轩 2012秋拍拍品

 

  黄山题材一贯是宋文治大幅作品的标志性题材,2011年北京匡时春拍和同年的上海荣宝斋秋拍上,一幅92×214cm的近20平方尺的《黄山清晓》分别以483万元和529万元成交;同时,在2011年朵云轩春拍和2014年北京匡时秋拍上,另一幅16平尺的《黄山清晓》以189.75万元和471.5万元成交;一幅画家完成于1987年的水墨《黄山晴云》手卷在2011年北京盈时秋拍和2013年上海荣宝斋春拍上以172.5万元和299万元成交;2011年北京保利春拍和2012年朵云轩秋拍上,一件作于1981年的16平尺的《黄山松》分别以149.5万元和207万元成交。通过上面的数据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件作品在最近五年内都至少在拍卖场上出现过两次,并且都突破了百万元大关。

 

  对宋文治黄山题材作品的鉴别,需要藏家注意两个问题:第一,从构图和造型方面,现在市场上的很多伪作都可以做到很接近原作的水平,但是从气息上来看都有着明显的问题,或是过于粗糙,或是过于纤细。前者基本上可以被没圈里人看作“一眼假”,往往是山石的结构线与皴笔没有充分结合,因此,感觉上线条都浮于纸面,没有苍茫厚重的感觉。而第二种比较难辨别,作品看上去画得很细腻,渲染得很飘渺,松树也画得很认真,整体的感觉很像宋文治画的太湖题材,也就是严谨有余而粗放不足。其实,宋文治的黄山系列用笔是极为老辣的,用笔是皴擦并用,毛笔的使用极尽笔锋、笔腰、笔根之能事,特别是干笔的运用极多。作伪者可能会注意到在造型和效果上的接近,而这种笔力上的差距就需要藏家朋友细加甄别。毕竟,宋文治黄山题材画作的尺幅普遍偏大,一定要保证一定的用笔力度和张力。

 

新山河题材

 

  这一类作品多是响应国家号召,表现解放后新时代山河巨变的作品,也包括反映建国初期人民公社或大跃进时期人民劳动的场景。这一类型的作品虽然没有70、80年代的作品成熟,个人面貌和个人语言并不十分鲜明,但作品往往十分鲜活,富有生机,而且气势宏大,主要是围绕着长江下游地区来描绘水力发电站、人民公社、高炉、大运河、长江大桥等极具时代特征的事物和环境进行深入的描写。

 

  很多业界的专家也认为,正是有了这一时期对祖国山河充满激情的深入描绘,才为宋文治的个人风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画家作于1974年的《扬子江畔大庆花》这件力作在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上以294.8万元的高价成交,这件作品典型地反映了文化大革命后期强调“抓革命、促生产”、强调“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主体思想。画家完成于1958年的《长江之晨》在2012年北京恒盛鼎春拍上以450.8万元成交,该作品生动地描绘了1958年大跃进时期人们争先赶超英美的决心。2012年上海朵云轩春拍上画家作于1973年的《太湖春色》以287.5万元成交。在2013年,宋文治的这类作品也有不俗的表现,当年的朵云轩秋拍上,一件作于1964年的《新安江上》以287.5万元成交,这件作品在2011的维塔维登秋拍上以241.5万元成交;另一件作于1963年的《大好河山》在2011年的上海嘉禾秋拍上也以287.5万元成交。作于1965年的《山川巨变》早在2006年的广东保利秋拍上就曾以242万元成交。这一系列数据都表明了宋文治这类作品市场表现的稳定性和持续的热度。

 


宋文治《新安江上》朵云轩 2013秋拍拍品

 

  一般来说,这一类作品在市场上的数量有限,同时因为画面中往往描绘有大面积的堤坝、水电站、高炉、大桥等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事物,作伪的难度极大,如果不具备高超的表现技巧和造型能力,很难准确而到位地传达出特定历史时期的生活场景,更难以表现宏大场面的震撼力。因此,50年代末至文革结束前的这一类作品在市场上的赝品相比于其他题材要少一些。在那一时期是没有书画市场这个概念的,据一些画家回忆,那时的颜料都是最上乘的,因为是为伟人或革命宣传服务,画家都是将满腔热血投入到革命宣传当中去,是最饱含着生命力和热情的艺术的真实记录。那一时期宋文治8平尺以上的精品力作基本都在200万元左右,收藏的价值也更大一些。

 

  当然,并不是说市场上就不会出现模仿这一时期宋文治画作的伪作,仿造者在造假时往往只注意典型的事物而难于顾及作品当时所呈现出的劳动氛围,而这种氛围是最感染人的。

 

云壑飞瀑题材

 

  这一类题材是宋文治将传统的“千岩万壑”与“万壑争流”这些意象与诸如黄山的自然山石相融合的独特题材,只是对全景山水进行了强化和截取,景虽小而气魄大。

 

  这类作品多表现中景的大块山石组合,有数股瀑布从山罅间喷薄而出,通过层叠的转折流入山涧中,用大片云烟拉开前景与中景的距离,并刻意削弱了远景,将中景拉近。这一类作品以蓝绿色为主调,特别强调对云烟升腾感与厚度感的刻画和对瀑布流动感的描写。

 

  2011年江苏九德秋拍和2012年上海荣宝斋秋拍上,同一件名为《云壑飞流》的作品分别以253万元和276万元成交;一件名为《松山飞瀑》的作品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上以231万港币成交,这件作品中瀑布和云烟的处理方法明显受到了陆俨少的影响,为这一时期的力作;此外,画家作于1980年的另一件《云壑飞流》在2013年中国嘉德春拍上以184万元成交。纵观这一类题材,基本都是画家完成于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从技法的层面可谓炉火纯青。

 


宋文治《云壑飞流》佳士得 2013春拍拍品

 

  这一类型作品的鉴定主要注意一点:因为画家是取截景的处理方法,因此山石的纹理绝不会勾得过于规则,很多伪作的山石处理得过于规整,虽然看上去很结实,但没有像宋老的山石那样有由浓到淡的自然生发性。此外,在颜色上,伪作普遍画得比较闷,只追求蓝色和绿色的表面接近,其实宋文治在很多地方有很微妙的赭石等暖色的调配,显得轻松活泼。

 

唐人诗意题材

 

  所谓的“唐人诗意题材”多是以李白诗句为画题进行的主题性创作,比如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中的“千里江陵一日还”或“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类作品多描绘长江三峡两岸的险绝风光:近景是一大块土坡,上面有密密的房子,可以远眺江面;中景是一条长江,上面有无数游船依次排列,峡江两岸岩壁高耸;远景是远山逐渐一层层地推远,山顶有云雾缭绕。

 


宋文治《嘉陵晓行图》北京保利 2011秋拍拍品

 

  2011年北京保利秋拍上,一件宋文治晚年创作的精品力作《嘉陵江晓行图》以506万元的高价成交,这件作品以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为题材,应香港东方国际电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志荣邀请,赴港参加香港回归中国现代名家画展而完成的。画家作于1995年的《峡江之晨》在2012年北京荣宝秋拍上以212.8万元成交;作于1996年的《峡江壮观》在2012年北京银座秋拍和2013中贸圣佳秋拍上分别以199.5万元和207万元成交;《轻舟已过万重山》在2011年南京十竹斋春拍上以196万元成交。

 

  这一类作品主要还是描写南京附近的景致和三峡下游沿岸的风光,他的这一类题材不会过多描绘点景,以表现江面的壮阔和山势的崔嵬为主,点景也仅是近景的民居与江上鳞次栉比的舟船。这一类作品基本可分为设色的细笔和水墨的粗笔两种,在上世纪80-90年代都创作了大量的作品

 

红色题材

 

  随着1960年钱松岩的《红岩》的问世,很多画家开始以红色题材作为表现对象,山水画主要是以延安等革命老区和毛主席诗意作为主要表现对象。傅抱石、李可染、陆俨少、钱松岩、亚明、宋文治等大部分画家都完成过这样的作品,很多作品如傅抱石的《毛主席诗意图》、李可染的《万山红遍》、陆俨少的《井冈山五哨口图》等作品甚至成为近现代绘画的经典作品。

 


宋文治《四景山水》北京传是 2011秋拍拍品

 

  宋文治的红色题材作品相比于上述名家来说并不多。他的红色调作品不少,比如画四季山水的秋天,以及表现黄山的远景会使用一定程度的红色,但其实与真正意义上的红色题材还有一定区别。

 

  在目前书画市场的调整期,随着山东这样老牌交易市场的深度调整,南京已经成为仅次于北京的书画第二重镇,而南京书画界推崇备至的宋文治必然成为不断升温的理想投资对象。最后需要提醒藏家朋友的是,宋文治的作品在市场上的数量比较可观,真品甚至珍品固然不少,伪作更是不计其数。宋氏在南京有很多家属和学生都可以作为他作品的可靠鉴定者,因此,虽然画家已经故去,但由于其巨大的影响力,在鉴定方面还具有很多画家不具备的优势。

 


宋文治《长征第一关》北京保利 2011秋拍拍品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service@sihanya.com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