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艺术市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艺术市场
艺术品拍卖蓄势起航
发布时间:2016-11-28
来源: 网络

2016年香港秋季艺术品拍卖首战告捷,香港苏富比拍卖成交额为22亿港元,较春拍下降了29%,香港保利总成交额为11.15亿港元,与春拍并无差异。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对此表示,成交行情呈现持续下滑,买方市场表现谨慎,观望气息浓厚,大多数拍品均在估价范围内成交是今年的趋势。到底是否如此呢?11月的秋拍季会见分晓。在此之前,先来看看今年的秋拍有哪些亮点?拍卖市场有怎样的变化?情况不甚良好的当代艺术拍品会有怎样的表现? 

  拍卖热点多元化 

  随着保利香港、香港苏富比、佳士得香港等秋拍会纷纷在10月份举槌,内地的秋拍“好戏”紧接着也即将上演。北京东正2016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在北京嘉里大酒店举行预展及拍卖,预展时间为11月8日至10日,拍卖时间为11月11日至12日;中国嘉德2016年秋季拍卖会则将在北京国际饭店举办,预展时间11月 9 日至11日,拍卖时间11月 12 日至16日。那么在11月份即将到来的盛宴中,有哪些值得我们关注呢? 

  古代书画:看重精品 

  中国书画向来是拍场必争之地,常年占据65%以上的交易份额。近年来,当代艺术、水墨相继进入调整期,中国书画呈逆势而上的趋势。中国嘉德秋拍的书画板块将亮相1300余件精品,并且在古代书画资源日益稀缺的当下,仍推出了数十件宋元以来的历代名家力作。其中曾巩之侄曾纡的《过访帖》是其存世为数不多的作品之一,曾经被南宋“珍绘堂”收藏,又迭经清乾嘉时名士钱泳及近代著名鉴定家张珩及名藏家谭敬、张文魁递藏,经历900多年岁月侵蚀仍保存完好,极为珍稀。宋人《芍药图》,初为明早期黔宁王府收藏,清代入藏重华宫,著录于《石渠宝笈》,格调高雅,小中见大,确系高妙之作。且南宋人画芍药的在国内仅见二件,一为故宫博物院藏李嵩《花篮图》,另一幅就是即将在嘉德2016秋拍登场的宋人《芍药图》扇。 

  而在此次2016年东正秋拍推出的中国书画精品专场中,将会出现一位与众不同的清代宫廷画家的作品,即汪承霈的《四友图卷》。众所周知,乾隆时有多位词臣擅画,继而得到皇帝的赏识成为宫廷画家,为盛世别一气象。汪承霈就是其中一位。汪承霈是乾隆十二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官高责重,得暇即以绘事遣怀,因此善诗古文词,能书,工画山水、人物及花卉,兼长指画,可称不失文人本色。 

  在刚刚落幕的香港苏富比古代书画专场也有一些重量级拍品,不过让藏家和拍卖公司都始料未及的是多以流拍收场。唯有沈周的《九段锦》,拍前仅估计为120万到200万港元,却以1736万港元成交,超最低估价14倍之多,成为最大黑马,也是香港苏富比古代书画专场价格最高的。在香港保利的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中,推出了仇英、关思、恽寿平、图清格、李方膺的作品。其中的高价拍品为关思的《松壑携琴图》,估价在180万至220万港元,最终以472万港元成交。此作经清内府收藏,钤盖乾隆五玺,且著录于《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此外,仇英的《松下论道图》以306.8万港元成交,拍前估价为150万到200万港元。古代书画由于真伪鉴定难度大、存世量稀少等高门槛,一直是“高端藏家”的专属地。纵观此次香港秋拍中国书画的表现,总体表现稳健,偶有黑马,带给市场惊喜。不过,明星拍品及重量级私人收藏的缺失,也是拍卖流于平淡的重要原因。 

  佛教艺术:持续升温 

  在为期5天的香港苏富比中国艺术品秋拍中,令人瞩目的是“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早期佛教铜像”专场22尊鎏金及青铜佛教造像最终斩获5041万港元,远远超出拍前预估的777万港元最低总估价。 

  佛教艺术本是个“小众门类”,但是由于近年来不断有新人涌入,所以资金的效应立竿见影,不少拍行也因此专门开设了佛教艺术专场。北京东正广受关注的“皇家长物”专场甄选明清宫廷艺术品,其中3尊不同年代、不同材质的宫廷无量寿佛造像成为本场焦点,分别为:清康熙铜鎏金无量寿佛、清乾隆粉彩无量寿佛及清乾隆铜鎏金掐丝珐琅无量寿佛。特别是清乾隆铜鎏金掐丝珐琅无量寿佛,最早于1996年收购于苏黎世,为维纳与皮特•施奈尔旧藏,后于2010年3月在纽约佳士得上拍,2011年10月再度于香港苏富比上拍。这3尊相同题材的佛像在3种迥异的工艺中展现出各自非凡的美感及艺术气息——神秘典雅的铜鎏金造像和更具汉人风格的瓷胎造像,以及极度奢华的掐丝珐琅造像,直观地为我们展示了清代艺术工艺的多样性。 

  中国嘉德2016秋拍佛教艺术专场也不甘落后,隆重推出了蒙古哲布尊丹巴一世——扎那巴扎尔祖师像。这件藏品已经被业界誉为“除蒙古国家博物馆外目前已现世的喀尔喀蒙古造像中的旷世绝品”。 

  纵观近几年数据,佛教艺术的总成交额从2012年春季的不到两亿元人民币,已经上涨到2015年春的近8亿元人民币。2013年末,先是香港苏富比以 2.36亿港元拍出永乐铜鎏金释迦摩尼像,创佛造像世界拍卖纪录;2014年末,上海藏家刘益谦在香港以 3.1 亿港元天价入手明永乐唐卡引舆论哗然。远方拍卖董事长郭贤认为:“总体来说,佛教艺术品的收藏市场正朝着健康良性的方向发展。佛教艺术品在拍卖市场里是单纯的收藏艺术品,放到整个中国传统文化里来说,又是具有精神信仰内在的宗教艺术品,这是佛教艺术品同其他收藏门类的显著区别。欣赏佛教艺术品,不仅是从工艺审美的角度,还要从宗教信仰,包括精神上的高度融合等方面去欣赏。” 

  陶瓷玉器:稳健投资 

  不同于陶瓷、青铜器,玉器本身自带一种理想的、神秘的气质,被古代统治者和知识分子阶层赋予了非凡的道德象征意义。中国人所追求的君子德性,通过玉器完整地表达了出来,因而自古就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的说法。宫廷玉器近几年随着业界学者的深入研究,也越发彰显出其独特魅力,其价值和品位逐步得到藏家的认同。本季嘉德瓷器部推出的宫廷艺术夜场中,清乾隆粉彩百鹿图螭耳尊是比较引人注目的一件标的。本件拍品为典型的清乾隆官窑粉彩立件。绘画精细流畅、色彩雍容大方,纹饰寓意吉祥。此图案为当年御窑厂画师采用当时比较先进的粉彩颜料将画片精心描绘在已经烧制成型的白釉瓷器上,二次入窑烧造完成,其水平代表了当时瓷器烧造工艺的顶峰。“百鹿”与“百禄”同音,这种瓷尊可看作是宫廷特殊等级和身份的象征。此件百鹿尊器型硕大,此等皇家赏瓷历经数百年保存至今也实属不易。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专场中,同时期的御制白玉雕仿青铜器饕餮纹花觚是在乾隆皇帝的亲自设计、指导下完成,其形制尤其雅致,花觚口沿的高难度工艺更是匠心独运,传递着设计者的审美情趣。自乾隆帝平定新疆后,和田玉料大量贡入宫廷,此件花觚玉质洁白莹润,如此大尺寸的上等原料不计工本地雕刻成精细的艺术品,也只有这位盛世天子才能够办到吧。 

  无独有偶,北京东正也将在2016年秋拍增设“云觥万载——古代玉器专场”,将为各界文物艺术品爱好者呈现历代玉器艺术珍品50余件,材质珍稀,涵盖多个品类。其中封面作品“清乾隆白玉龙凤耳活环三足觥”器形硕大,用材讲究,来源清晰,极为珍贵。同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的清玉蟠螭觥为一类作品。 

  曾在中国香港举行的邦瀚斯“温玉物华——思源堂藏中国玉器”专场拍卖上,上至新石器时代、下至清末的73件玉器获得了1.78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其中,一件“东汉玉雕说唱舞人”以3148万港元成交,这使得高古玉市场今年颇受关注。晔羽雅舍玉文化会馆副馆长陈海刚认为,相对于青铜器、瓷器等传统收藏大类,古玉眼下的市场行情还很低,因为认识的人还不多,以后增值的空间非常大。“2000年市场上才开始有大量的古玉涌现,但是当时很多人还不认识,一个收藏品类从被大家认可到走入高峰期大概需要15年的时间,如果从2005年古玉开始为人熟知、我们的理论成型算起,到2020年,古玉市场有望迎来一个高峰。”经过漫长历史的洗礼,古玉收藏的“理想国”有望被今人重新发现。

  拍卖市场的前行之路

  2015拍卖业蓝皮书《2015年中国拍卖行业经营状况分析及2016年展望》中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拍卖成交额累计4635.2亿元,与2014年相比下降16.6%,继续延续了近两年来拍卖行业经营与宏观经济结构同步调整的态势。同时拍卖业务结构在调整中持续优化,文物艺术品等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拍卖业务明显增长。那么,2016年秋拍在即,较以往相比,拍卖市场有哪些变化?为吸引收藏人士、投资人士,各大拍卖公司作出了哪些战略选择?体现出怎样的拍卖趋势? 

  走势更标准化 

  艺术品市场的一些问题,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拍卖市场。其中最为突出的则是拍卖后的低结算率问题。不仅国内的拍卖公司有这一难题,就连国际知名的苏富比、佳士得等拍卖公司多年来也深受付款难、结算难的困扰。一定程度上来说,高价成交的拍品能否及时付款直接影响到拍卖公司下一季度的安排和预算,对于中小拍卖公司来说,更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 

  谈及低结算率的形成原因,拍卖行业较为复杂。成交价太高;行业内部对手的恶性竞争和行家间的利益纠纷;买家个人的经济原因,买时过于冲动,之后财务状况出现问题;买家对未来市场信心不足等都可能造成结算不能顺利完成。 

  “但拍品结算问题在2015年有所改善。”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2015年内成交的全部拍品共完成结算150.56亿元,其比率达到5年来最高值。 

  这不得不说是市场结构调整的直接效果。 

  由于目前还没有切实可行的法律法规来进行规范,拍卖公司会想各种办法来降低未结算率。比如,尽量让拍品以不高于市场价太多的价格成交,让买家觉得物有所值,以免找各种理由拖延付款。 

  对于近年来新入场的藏家,内地拍卖企业也开始进行“缩量提质”的调整,其拍品价格结构一度出现“两级提升,中位下调”的情况。 

  根据中国拍卖协会公布的数据,低端市场明显放大,2015 年,成交价格低于50万元人民币的拍品数量占比增长至 96.6%,创5年来新高。同时,超高端市场(成交价格在5000万元人民币及以上)的拍品数量则比上年增加超过200%。 

  不单单是市场的变化,拍卖企业的自我调整也在悄然进行。伴随中国内地市场紧缩,众多小型拍卖企业选择减少或暂停拍卖。而成交额排名前5名的拍卖企业占内地市场份额则在过去3年中持续增长,从2013年的47%提高到2015 年的55%。 

  从各方面的迹象来看,拍卖业正经历业务结构从单一到多元、从自律到标准、从数量增长到质量提升的转变,整个行业也进入了创新发展的新时期。 

  拍品择优策略 

  我国高净值客户群体可投资资产规模逐年上升,2015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超过 100万人。自2008年起,7年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了64%。人数攀升的同时,高净值客户的可投资资产规模也在逐年上升。 

  中研普华研究员危仁鹏表示:“高净值客户群体的财富增值需求更高。”他们将会更偏爱有长期收益性和稳定性的投资品,艺术品独特的投资属性必然会受到他们的热情追捧。一方面艺术品可以满足高净值客户群体分散风险的需求,另一方面拥有稀有艺术珍品也会提升他们的身份和品味。 

  但是如何让投资者收藏家们愿意为之消费呢? 

  记者梳理发现,纵然经济形势低迷,拍卖公司还是采取了些许策略来抓投资者的心。放眼望去,2016年秋拍中的拍品几乎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像北京保利秋拍的作品张大千的《瑞士雪山图》,美国国立佛利尔美术馆中国艺术部主任傅申曾说:“此画具备无可动摇、难以比拟的坚强证据,一是大千创作时的纪录照片,二是当年大千亲自举办的画展图录,其为大千真迹,绝无疑义。但真迹甚多,若以尺幅之巨,兼论其在大千创作史上的重要性,能与此画匹敌者,那就并不多见了!”的确,这幅作品是张大千于1965年在绢上绘制的巨幅精品,此幅画绢之宽173厘米,远超过一般画绢之制作,而近于其晚年绝笔《庐山图》之178厘米公分。不同于昔时以黄山、峨嵋山等为其胸中山水为意境的山水画,瑞士风景为主题的泼彩山水画更为恢弘。而且在绢上创作,难度更大。 

  再如齐白石《辛未山水册》,这是他进入创作盛期的作品,其特点是突出主体,省略琐碎,以勾勒为主,不用复杂的皴法。此册堪称齐氏大写意山水的代表。 

  此外,更是根据雍正皇帝在艺术方面的品味和成就推出了“内廷恭造”理念的专场拍卖。据了解,北京保利古董夜场板块的精华——“禹贡”专场,从推出开始就一直被冠以“超级夜场”、“估价待询专场”之称,旨在从文化、宗教、政治等不同方面展现一代帝王的所思多想、所喜所好,前两场皆展现了不俗佳绩,至今秋已是第三场。 

  可见,优中选优之势溢于言表。 

  从拍卖结果来看,北京保利透露,其2016年春拍取得了28.5亿元成交额的佳绩,自2010年至今已连续五年位居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企业成交额榜首,连续第16次在国内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中列成交额榜首。 

  国际化定位未来 

  北京保利2016秋拍有幸甄选日本重要茶道家族旧藏5件中国宋元明清名窑花器,组织名曰“三叠•五缾”专场,中华宋元明清四朝,或于宋元时期“古渡”于扶桑,或于晚清民国时期“新渡”于东瀛。以中国王朝的时间进入日本茶室的空间,在精致而简素的异域赏玩方式中又增加了拍品的美感与文化内涵。 

  宋代磁州窑白釉地黑花唐草纹梅瓶带盖,被日本定为国家“重要美术品”,为目前仅见之带原盖的宋代梅瓶大件,是知名古董商茧山龙泉堂旧藏,并经过多次出版著录;另一例南宋陶瓷龙泉窑梅子青摩羯耳盘口瓶,此瓶为日本著名茶道家族旧藏,体型硕大,高达31.5厘米,通体施梅子青釉,其塑摩羯耳造型在同类中极为罕有,品相完好。再者是清乾隆的青花莲花宝相花双象耳壶,造型敦实古雅,造型摹自青铜方壶,以象首为耳,为乾隆御瓷独有的装饰。口沿饰仿古类蝉形纹一周,腹部则饰以极为罕见的缠枝莲花加宝相花装饰,线条繁密清晰,是乾隆御瓷中少见之器。这几件都是首次在市场露面。 

  危仁鹏表示,从规则和制度层面来看,拍卖企业国际化的步伐其实是越来越慢的,一是国内交易环境的国际化,二是实行真正的国民待遇原则和公平待遇原则。其中国内交易环境的国际化是指政府在管理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时,应向国际上看齐,提供与国际上一样宽松或者至少不应比国际上更严格的交易环境。国民待遇原则是指政府应对中外交易主体给予国际上通行的真正无差别的国民待遇。公平待遇原则是指政府对国内交易主体不应实行制度上的歧视。 

  但从上述拍品和拍卖结果来看,早已走向国际化。Artnet亚洲区代表吕嘉禾曾表示,2015年,受中国内地市场收缩的影响,全球范围内中国文物艺术品的拍卖成交总额降至463.1 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减少9%。总体来看,全球范围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规模已接近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总额的1/3,而中国内地创造成交额仍占全球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的63%。 

  而且,近年来拍卖资源不断向经济中心地域和影响力大的品牌拍卖公司聚拢。从全国范围来看,经过多年发展,最优质的拍卖资源主要聚集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主要拍卖亮点也都集中在这类经济中心型城市的几家在全国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拍卖行,如地处北京的嘉德拍卖、保利拍卖等。 

  危仁鹏说:“产业集中趋势明显,有利于市场改革,提升国际竞争力。”在2015年,北美地区的上拍数量同比上年增长70%,与此同时,成交率仍然保持较高水平,达到61%。北美地区成为中国文物艺术品交易量最大的市场。 

  综合来看,国际化无疑是未来拍卖必走的方向。 

  当代艺术拍卖破冰

  当代艺术拍卖成绩自2013年达到巅峰之后,近两年再无上升趋势,甚至在今年保利香港春拍中,昔日高价的当代艺术拍品再现拍卖现场都难以到达预期。诸多业内人士在谈及当代艺术品拍卖现状时,都以“冷静”、“不尽人意”、“观望”来表达。那么,当代艺术领域在近两年秋拍中具体呈现哪些态势? 

  日韩当代作品大有作为 

  10月2日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总成交额近8.2亿港元,上拍79件拍品中共有72件成交。其进入前10名奈良美智的《小使者》估价在1600万—2400万港元之间,最终以2408万港元落槌;白发一雄的《作品》估计在750万-950万港元之间,最终以1448万港元落槌惊艳全场。东南亚当代艺术也毫不逊色,其两天成交额达到1.56亿港元,成交率近90%。相比之下,中国当代艺术拍卖成绩却表现平平,数量和比例均有所下降。 

  从此次香港苏富比5场现当代艺术拍卖形势中不难发现,拍卖公司对于近两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不景气现象已有调整,其加大了日韩作品的拍卖数量使日韩及东南亚艺术家的拍卖成交占比达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相比之下,若不是香港苏富比今年加大了台湾背景艺术家的拍品数量,中国现当代艺术部分将更为弱势。 

  的确,2015年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成为近十年来降速最快的一年。据记者了解,2015年中国前100位当代艺术家作品总成交额约为37亿元,相比2014年下滑了45%,而与2012年最高峰值相比,则下降了60%以上。 

  有十余年收藏经验的王伟告诉记者,此次香港苏富比秋拍,中国当代艺术品虽无亮点,但也不乏几大信号。第一,张晓刚、王广义、方力钧、岳敏君等早些年被炒到天价的作品,目前已退出主流历史舞台,即使上拍,也没有更多表现。第二,内容主题上有所转变。早期拍卖会上,大家过多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家关于政治、社会、环境主题的创作,而今受日韩文化的影响,其表达个人情感化、个人在当下社会的体验等主题逐渐成为主流,例如此次拍卖会上日本当代艺术大师白发一雄、奈良美智的作品,其都反复描绘了现实中简单朴素、宁静状态。 

  中青年实力派作品走俏 

  回顾近几年中青年艺术家拍卖史发现,中青年艺术板块正在冉冉升起。2016年林寿宇的《平行式》在匡时春拍以230万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个人拍卖纪录;谢南星的《拿枪的自画像》此前估价为80万—100万元,最终以151万元在匡时春拍上落槌;段建宇的作品《如何在高原放松自己-在适当的时候让文胸和帽子随风飘荡》也在2016年匡时春拍上被现场多位藏家争抢,最终以178万元的高价成交;2016年在嘉德春拍上,黄宇兴的《视觉与成长》又以103.5万元刷新了自己的拍卖纪录…… 

  除了几件重要作品纷纷成交,今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上还有许多中坚力量的艺术家也都取得了不错成绩,成交价格几乎都超过了最高估价。比如段建宇、谢南星、仇晓飞、王音、张恩利等人的作品。 

  据记者了解,除了这些熟悉面孔,现场还有一些新面孔也获得了拍卖会上不断举牌,甚至有几位藏家都是为一件当代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而来。 

  “‘江山代有才人出’,中青年艺术创作近两年正处于高峰期,他们精力充沛、创意无限作品风格正朝着成熟阶段发展,这让收藏界为之欣喜。”北京保利中国当代水墨工艺品部总经理安蓓对此现象解释说。 

  并且,“从收藏角度来看,他们的作品价格适中,是投资的黄金时期。同时,中青年艺术家能够在千万当代艺术家中崭露头角,说明其作品已经通过了市场检验,只要有良好的创作心态,未来升值空间一定会越来越大。” 

  王伟也认为,中青年的作品目前很有潜力,单件精品也正成为市场追捧的对象,但目前拍卖价格仍相对亲民。“中青年的作品还在平均几十万到几百万之间徘徊,卖到上千万的作品还是凤毛麟角。” 

  当代水墨画渐为新宠 

  今年佳士得香港、香港苏富比两大春拍不约而同都推出了当代水墨画作品,令这一冷门领域一夜成了 “显学”,对此业内人士纷纷议论,是否当代水墨作品是未来收藏的趋势。 

  当代水墨是中国传统水墨艺术与西方现代艺术观念杂交的一个当代艺术品种。其保留中国传统笔、墨、纸基础上,大量运用了西方现代艺术创作手法和观念。但一直令当代水墨处境尴尬的是,其既不被以油画占统治地位的中国当代艺术圈所认可,也不被传统国画界视为循规蹈矩。 

  不过近一两年来,当代水墨却悄然兴起。在2015年,嘉德“水墨新世界”春拍中,53件拍品总成交额达1377.44万元,成交率92.45%;“水墨新世界”秋拍专场成交额达1736.85万元,成交率88.64%。虽然这些水墨画的价格还不能与一件上百万价钱的当代油画作品相比,但成交率颇高,也吸引了藏家们的注意。 

  当代代表性艺术家有谷文达、东方涂钦、魏立刚、邵岩等。山东里院水墨协会会长陈南告诉记者,根据近几年拍卖市场的行情看,当代水墨作品价格集中在10万元左右,高价作品在100万—600万元之间。 

  “价格弹性大,令当代水墨既可成为新藏家入门之选,也能让老藏家们换一换手里的存货。” 陈南如是说。 

  佳士得香港国际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中国书画部国际总监江炳强也曾公开表示,未来会通过举办一系列展览来推广当代水墨画,并将此类别逐渐发展为独立的拍卖项目。 

  减价拍卖成为亮点 

  此次香港苏富比秋拍设置的现当代艺术专场拍卖分别是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重头戏)、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专场、当代亚洲艺术专场、现代亚洲艺术专场和#TTTOP专场。其5个专场总成交额达8亿余港元,占香港苏富比秋拍总成交额的37%。保利香港则仍旧设有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一个专场,该专场最终取得了3亿余港元的成绩,占总成交额27%。 

  一个近乎四成,一个近乎三成的成绩看似不错,但《经济》记者在查看估计额和成交额之后却发现其中潜藏了一些问题。今年香港苏富比史无前例地将拍品数量扩充至4000件(2015年秋拍数据为3918件),但这种“重量轻质”的拍卖方式并不符合目前市场拍卖的核心理念。 

  据记者了解,看似此次当代艺术品翻新了当代艺术拍卖纪录,但其中很多成交的价格却低于估价区间的最低成交价,甚至低于估价的十倍。 

  这样的价格是如何成交的?为什么会出现一些低于估价的价格? 

  对此,北京承轩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先生告诉记者,这是拍卖会上一种特殊的交易形式,亦称减价拍卖。它是在拍卖师出于的无奈情况下,临时改变了这件拍品的拍卖规则,以降价销售的方式(业界称之为荷兰式拍卖)进行拍卖,以此将作品全部拍出。 

  “因为保利香港、香港苏富比与其他各大小拍卖会一样,都存在着拍品质量良莠不齐现象。顶级和高段位拍卖成绩让大家惊叹不已,中段拍品表现平平庸庸,但居多低段位拍品若无成绩就会拉低整体拍卖成交额。”李先生说道,“所以,运用低价销售的方式,不但能够吸引和刺激新进入的收藏买家的需求,同时也能将一些低端作品快速分销出去。”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