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市场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西安书画市场调整中隐现生机
发布时间:2016-11-04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核心提示: 印象里的秋天,黄叶飘飘,天高云淡,日子会显得安宁、平和。没想到,在今年的秋天,却以这样阴雨缠绵的姿态出现。

雨中的书院门更加显得萧条    

   

处理特价的店面也有不少    

新闻提示

印象里的秋天,黄叶飘飘,天高云淡,日子会显得安宁、平和。没想到,在今年的秋天,却以这样阴雨缠绵的姿态出现。

西安书院门里,雨水冲刷着地上的青石板,雾气氤氲。在这个有着400多年的字画荟萃之地,董建伟(化名)的一位朋友徘徊已久,终于在一个画廊里相中了一幅书法作品,四平尺,7000元。

董是圈内颇有名气的书画市场的研究者。友人打量了好久,仍拿不准买还是不买,“这么便宜,是真的吗?”董笃定不是仿的。对方解释说,“搁前几年,这幅字起码得10倍的价格吧?”

这是一幅陕西籍知名书法家早期的作品,笔力沉稳,结构古朴,章法自如。

见客人持观望状,画廊老板过来打圆场,“要不是市场不景气,说实话,这幅字我都舍不得出手。”

事实上,与前些年相比,西安的字画市场正在迎来真正的转型期和考验期。虽然民间交易仍有进行,但受整个市场大环境影响,书院门里不少画廊、字画拍卖行开始改头换面,正在成为书店、花店、便利店。

1 挤掉了市场的水分

天气好的时候,去书院门逛逛,已经成为陈友谊雷打不动的习惯。作为全国享有名气的“雅游之所”,书院门的繁华,与笔墨纸砚、字画古玩的发展,息息相关。

大概在2013年前后,陈友谊发现一个现象:自己常去的一家画廊,贴出“转让”二字。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书院门里大大小小的画廊、艺术馆,不少都悬挂起了出租、转让的字样。

“普遍经营惨淡是不争的事实,”坐在店里,老板曹文革泡了一壶碧螺春,用手指着马路东头的几家咖啡馆,“喏,这几家小清新的店,过去都是画廊,门庭若市,现在资金吃紧,成交量下滑严重,必然‘撑不住’。”

曹文革的店主要卖红星宣纸。他是安徽人,之前在国营宣纸厂工作,后来厂子改制,他承包了宣纸厂,来西安做起了宣纸生意。卖宣纸,免不了和书法家、画家打交道。曹文革直言,前几年大量的社会热钱投入字画界,字画市场行情火爆,不仅造成了字画价格的几何级增长,也导致了整个市场的畸形发展。

“过去是虚高,泡沫太多、水分太多。”曹文革以宣纸为例,好的宣纸,用青檀树皮制成,保存上百年不变形,一刀(100张)要卖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而不好的宣纸,多为稻草填充,一刀几十元,“这个只能称为书画纸,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宣纸。”

“有很多所谓的书法家、画家,出来写字就像是明星走穴,给钱就给写,我个人很讨厌这种风气,这是典型的应酬作品,绝对称不上是艺术品。”早年在安徽宣纸厂工作时,曹文革曾亲眼见过李可染、何海霞、沙孟海、启功等泰山北斗级的艺术家前来写生,他们平易近人、低调谦逊的作风,让曹文革至今难忘,“现在不少的书法家、画家们,头衔多得数不清,名声显赫,但多是沽名钓誉之辈,所谓的市场不景气,主要影响的是这些人的作品。而好作品是历久弥香的,在任何时代都有增值空间。”

据相关媒体报道,上世纪70年代末期,一件齐白石的绘画作品,售价为100元上下。上世纪80年代国内书画市场迎来普遍大涨。1993年,齐白石的常题材作品如花卉、虾蟹价格是每平尺一万到两万元。

而在2011年5月,中国嘉德的春季拍卖中,齐白石的《花鸟四屏》拍出9200万元的高价。

2014年,张大千上世纪50年代工笔人物画《惊才绝艳》,以850万美元高价成交,是2001年上拍成交价的14倍。

对今后的市场,曹文革持乐观态度,“这是大洗牌,挤掉了市场的水分,也洗掉滥竽充数的。”

2 优秀艺术品永远是稀缺资源

曹文革的看法,似乎可以从今年3月24日出炉的《2016胡润艺术榜》窥见一斑。

榜单中,72岁的国画家崔如琢连续两年蝉联胡润艺术榜榜首,成交额比去年增长69%,达到近8亿元。“区别于别的行业,在字画界,优秀的艺术家绝对是凤毛麟角,所以优秀的艺术品,永远是极其稀缺的资源,市场再怎么波动,好作品岿然不动。”

作为西安书画市场多年的观察者,董建伟告诉记者,过去的书画市场有很大一部分是礼品市场、投机市场,送字画的人在送作品时,往往还要附上一张与作者的合影,以此向对方证明,这是名家真迹。

而真正懂艺术的官员太少,他们往往只看作者的头衔和社会知名度,“送礼品的人冲着知名度,接受礼品的人也冲着知名度,所以导致艺术家为‘知名度’服务,甚至为‘人民币’服务。有关书画家一夜暴富、日进斗金的传说更是在坊间疯传。”

近年来,在党中央大力反腐、宏观经济结构调整、流动性普遍紧缩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下,热衷炒字画的人越来越少。除西安外,从全国范围来看,同样拥有巨大字画市场的山东、河南、北京等地,也在近几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退:市场成交量下滑,作品或有价无市,或打折出售。

董建伟几年前也经营过画廊,据他估计,当前西安的书画市场,成交量大概只有高峰时期的1/6左右。

“一位身价颇高的陕西籍国画名家,有名气、有人脉,他的作品价格一直飙高,被炒得也很厉害。以前有的画要卖到四五十万元四平尺。”董建伟说,“但是这几年,有人在抛售他的画,前几天有一幅原本60多万元的,大概20万元不到就能拿下来。”

这种情况,圈外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圈内的人都觉得“这才趋于理性,应该成为常态”。本报记者近日走访书院门多家画廊发现,并非所有的名家作品都在降价,有的画廊仍在观望,价格仍然坚挺,但大多有价无市。

原中国书协副秘书长、著名书法家刘正成曾直言,当今中国的书画市场和收藏热的勃兴,主要不在于公众的收藏兴趣,而在于相当一部分企业家和官员的需求。企业家投资书画,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炒作赚钱,二是给官员行贿送礼。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购藏、买卖字画,已成当今不少官员聚敛财富的重要手段。

陕西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安应考告诉记者,过去,画廊和投资人往往喜欢炒一些“名人字画”,先把人炒热,利用名人效应再炒作品,再有专业炒画团队和企业家参与,从而滋生了很大一批拥有行政头衔的明星画家、明星书法家,再利用画家、书法家的名气和地位,抬高其作品的价格,“一个人,不管你的艺术价值高低,只要能当上协会的领导,身价至少翻倍,这些作品的价格已经严重背离了真实的价值。”

3 好作品才是“硬通货”

多名受访者称,目前西安书画市场正在遭遇着寒流,这个市场和国家经济的大气候一样正在进行调整,在短时期内聚集起来的价位泡沫,要通过一定的时间来慢慢消融。

有先见之明者,已经开始转变。

“很明显一个例子,过去买字,多看是谁写的,现在大家买字,多看自己喜不喜欢。”安应考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艺术产品丰富,收藏者可选择的书画作品很多。收藏者可以选择各种题材的作品,挑选自己喜欢的,不迷信名头,渐渐成为普通收藏者的收藏信条。

“字画文玩收藏,都应该是极小众、极精英的,如同高档消费品和奢侈品一样,这个市场不应被无限地夸大,也不该被无知地唱衰。”安应考说,市场是一门科学,是科学就会有规律,有规律就可以进行总结并引申出一些经验。一切事物终究要归于它的本真,“当书画市场高潮到来的时候,不夸大、不跟风、不攀附。市场进入平淡期时,要平稳,要总结、要淡定。”

“好作品才是‘硬通货’”,安应考的朋友、西安湘子庙街一名画廊老板对记者说,当下中国从事绘画的人有50万,中国美协会员也有万余人,但真正在书画市场上作品流通的也就几百位,而能成为礼品市场上炙手可热“硬通货”的也就几十位,“近年来在上海、北京的几场拍卖会上,石鲁、张大千、黄宾虹、赵望云等作品的价格非但没有下跌,反而逐年上升,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市场的眼睛是雪亮的。”

董建伟的看法是,要提防一些人无限地夸大这个市场的作用,并忽悠一些投资者非理性地介入,也要警惕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市场低迷是暂时的,书画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中国文化的历史与未来。”


合作伙伴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百度一下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