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展览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展览评论
绘画与革命:印象派的八次展览
发布时间:2016-11-03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从1874年到1886年,印象派总共在巴黎举办了八次展览,是一个以艺术家群体展示的方式,也构成了最重要的展览史模式,对于印象派艺术的发展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印象派画家反对沙龙展览制度,他们建立了“社会无名者协会”,举办展览的目的是让协会的会员作品能被不断增长的艺术收藏家所收藏并引起批评家的关注。随着印象派展览的持续进行,长期以来的沙龙展览系统已经被取代。

  第一次印象派展览

  学院派和沙龙对展览的垄断引起了一些艺术家的不满。在艺术家们经常聚会和交流意见的盖布瓦咖啡馆里,评论家保尔·亚历克西在此受到启发,他在《民族未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出要取消沙龙评审团以及要建立一个独立的艺术家协会。几天后,莫奈对此作出了反应。莫奈也提出要建立一个艺术家团体——不听命于官方学院组织、可以自由描绘自然和日常生活的艺术家团体,这个团体就是1873年成立的“无名艺术家、画家、雕塑家和版画家协会”。但是直至1874年1月17日,《艺术编年史》才登载了有关协会成立的文章:“一个由画家、雕刻家、版画家、石印家组成的,人员和资本机动的合作股份有限公司于12月27日成立,期限10年。公司的宗旨是:1。组织自由展览,既不设评审团,也不设荣誉奖。每一个公司成员都可展出自己的作品;2。出售参展作品;3。尽早发行一份只谈艺术的报纸。”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艺术家渴望革新的美好愿望,这开启了印象派艺术的思想的大门。

  1874年4月15日,参加这个新协会的艺术家们在巴黎的卡皮西纳大街35号纳达尔(Nadar)的工作室展举办了震惊画坛的“无名艺术家、油画家、雕塑家、版画家协会”展览,这个展览也是第一次印象派展览。这实际上是一个对抗官方沙龙的展览,参展画家共有30人,其中包括德加、莫奈、毕沙罗、塞尚、雷诺阿、西斯莱、摩里索等成员。首次参展的也有与印象派无关的传统派艺术家,如画家爱德华·布朗东,雕刻家奥古斯特·路易·玛丽·奥丹。

  这次展览的布展是由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组织的,与以往的沙龙展览方式不同,来自30名艺术家的165幅作品被民主地挂在两行水平线上,小幅在下,大幅在上。这种展示方式不仅可以提供让观众亲近作品的视角,而且对他们作品的市场也是很关键的。展览有商业的目的,不同于那些学院、政府体制产生的从地板到天花板的沙龙展展示方式。墙壁也被刷成了高雅的猩红色。

  在这次展览中,德加、莫奈、毕沙罗、雷诺阿、西斯莱、莫里索等印象派核心成员都展出了自己的作品。雷诺阿展示了7幅作品,其中包括创作于1874年的《剧院包厢》。毕沙罗展出了5幅作品,如《白霜》(1873)。在这些风景画中,毕沙罗将真实之景与真实的阳光结合起来,全部宁静优雅,却又革命性十足。西斯莱展出了《洪水泛滥》(1873)。德加展出了他以芭蕾舞为主题的作品《排练的舞蹈者》(1874),这在当时也是一个创举。塞尚也参加了第一次印象派画展,他展出了《现代奥林匹亚》(1873-1874)和一幅风景画《The House of the Hanged Man》(1873)。

  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展出了《捉迷藏》。莫里索是法国印象派团体中非常出色的一位女画家,她起初从事肖像画和内景画,后来深受马奈艺术观的影响,成为一位印象派画家,转而从事外光绘画。虽然沙龙始终接受莫里索的作品,但她还是参加了大部分印象派展览。1874年,她嫁给马奈的弟弟。由于同印象派画家接近,她的色彩明亮起来。但是,她的色调明快清晰、笔触活泼有力,完全是她的自家面貌。

  莫奈展出了4件作品,其中有一件作品就是在纳达尔的阳台上画的,这就是风景作品《皮卡西绿荫大道》(1873-1874),画面中的大道闪耀动人,充满了摩登生活的节奏。这是莫奈在纳达尔工作室创作的有关皮卡西绿荫大道景色的2幅作品之一。不知什么原因莫奈只在展览中展示了这件作品。但是在展览中最轰动的却是莫奈看起来画面最暗的一幅作品,在雾气蒙蒙的勒阿弗尔海港,一轮红日悬挂在黑暗的海面上,投下神秘的橙色倒影。雷诺阿的兄弟埃德蒙在编写目录时,让莫奈想出一个吸引人的标题,莫奈随便一提“印象·日出”,但是这个名字却引起美术评论家路易·勒鲁瓦的注意,他对这个刻意模糊不清的标题很有兴趣,在他那篇尖酸刻薄的评论中,勒鲁瓦嘲笑这帮青年画家“只不过印象主义”, “毛坯的糊墙纸还要比这幅海景更完整”。虽然勒鲁瓦只是想挖苦一下,但他却抓住了印象派核心的概念。而这位评论家的戏谑之称“印象派”,则成了这个艺术团体的称号被流传开来,从那以后,莫奈、毕沙罗那群人被铭记为“印象派画家”。

  展览虽然引起了评论家的讽刺和批评,但是也有一些媒体和评论家对这个展览表示支持。

  第二次——第八次印象派展览

  从1876年到1886年,印象派画家又举办了7次展览。第二次印象派画展在丢朗·吕埃的画廊展出,参展画家有凯博特、德加、莫里索、毕沙罗、雷诺阿、西斯莱等共十九人。在这次展览上莫奈的油画《穿和服的女子》,以2千法郎的高价售出。同年,画家还创作了《火鸡》等作品。并开始了有关圣拉扎尔火车站的一系列创作。

  居斯塔夫-凯博特(Gustave Caillebotte)在这次展览中展出了《刨地板工人》(1875年)。凯博特是法国画家兼收藏家。1848年生于巴黎,25岁左右,其父给他留下一大笔遗产,使得他得以从事绘画,并成为印象派画家落魄时的主要支持者。自1876年起,凯博特开始收藏印象派朋友们的作品,达67幅之多。1894年,他将这些作品赠给国家。由于官方当时对这种新的艺术尚不能理解,虽经三年之久的艰难谈判,政府仅接收了其中的一部分,这批作品,现藏在卢浮宫。

  1877年,第三次印象派画展在勒·坡勒蒂耶大街六号举办,参展画家有凯博特、塞尚、德加、莫奈、毕沙罗、雷诺阿、西斯莱等人。展出作品共252件,1879年,在歌剧院大街二十八号举办了第四次印象派画展,自此自称为“独立派画家”,参展画家:凯博特、布拉克蒙、卡萨特、德加、毕沙罗、莫奈等。1880年,在金字塔街十号举办了第五次印象派画展,参展画家:布拉克蒙、莫里索、卡萨特、德加、高更、毕沙罗、塞尚、莫奈、雷诺阿等。在1880年,莫奈将自己的两件作品送交了沙龙,莫奈此举被德加视为“变节”。印象派画家之间出现了裂痕。为此,莫奈没有参加第5、第6次联展。

  1881年,第六届印象派展览举办,与第一次举办地点相同,由德加、毕沙罗组织。参展画家有卡萨特、德加、高更、莫里索、毕沙罗等。此次展览塞尚、莫奈、雷诺阿、西斯莱没有参展。1882年,在拉菲特街举办了第七届印象派画展,参展画家:印象派、新印象派、德加、高更、修拉、吉尤曼等,莫奈、雷诺阿仍没有参展。德加一直是印象派画展最积极的组织和参与者,他参加了八次印象派画展中的七次。他在1881年的第六次印象派画展上展出了一幅石蜡雕塑作品《十四岁的小舞女》,这幅作品现在我们认为是德加最有名的代表作,但在当时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德加用蜡塑造了一个小女孩的形象,涂上逼真的颜色,然后粘上真正的头发和真正的衣服,他还用一根真正的发带来固定雕塑的头发。雕塑中的模特就生活在巴黎社会下层,正如雕塑的名字所写,她年仅14岁,当时是巴黎歌剧院的一名舞蹈学生。雕塑中的这位十四岁的小舞女把手臂向后伸到极限,下巴高扬,她的双脚呈现出非常奇怪的姿势。这既不是舞蹈姿势,也不是练功姿势。这让当时的评论家也是一头雾水,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这位底层舞者似乎饱含新生的力量,艾莉-杜蒙在《文明报》中写道:“让人想将她做成标本保存下来。”《十四岁的小舞女》也是公众惟一一次见到德加的雕塑作品。

  1886年,印象派画家举办了第8次印象派展览,在这次展览中,修拉的《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引起了轰动。修拉运用点彩的画法,描绘了在一个阳光晴朗的日子,游人们在大碗岛树林间休息的场景。在画面正中央的位置,修拉描绘了一位母亲,带着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天使般的女儿,她们似乎在直视着观众,正像是直视着未来。修拉似乎在发问,她们将拥有怎样的未来?修拉用“让一瞬间凝固在纸上”的理念,向我们揭示了现代世界的模样。

  第八次印象画展也是印象派群体最后的一次联合展览,它标志着印象主义运动的解体。通过这八次展览,媒体和评论对展览的报道和争议,印象派慢慢为观众所认知和了解,并逐渐深入人心。尽管到了1900年,在印象派绘画取得了国际性声誉的时候,仍旧有些漫画家以连环漫画的形式嘲笑他们……但是,不得不承认,印象派的这些艺术家们已经渐渐从这些众多的评论家的笔下走出来,他们独立存在了,不再是艺术小团体,而是成为法国艺术的重要流派。

 1986年,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1月17日——4月6日)和旧金山美术博物馆,M.H。扬(young)纪念博物馆(4月19日——7月6日)举办了题为《新绘画,印象派1874-1886》的大型印象派绘画展览,这个展览收集了藏于世界各地的八次印象派展览的全部作品(失窃者作品除外),力图恢复这八次展览的原貌。这次展览对于我们重新认识和研究印象派——这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艺术运动具有重要的回顾作用。在这次回顾展中,莫里索和凯博特成了专家注目的中心,受到前所未有的推崇,这也反映了当今印象派研究的新动向。

  (马琳,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策展人)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