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人物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人物评论
戴永杰:古代书画修复全凭感觉与经验
发布时间:2016-10-15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1965年我从部队转业到上海博物馆学习古书画修复,退休后就也一直从事古书画修复与装裱。现在大多的时候在浙江的一些博物馆参与古书画修复,最近一直在海宁博物馆修复明清书画。前不久修复了明代蓝瑛的山水画等。

记得当年组织分配我到上海博物馆让我学习裱画,其实之前一点不懂裱画,当时对博物馆的概念一无所知。

当时的上海博物馆古书画修复高手云集,因为1950年代通过公私合营集中了民国时期中国最顶尖的书画修复装裱高手,最有名的如殷柄海、刘道生、窦翔云等。

我的开门师傅是杨文彬,“文革”中也受到冲击,他在修复装裱方面属于“苏帮”,当时扬帮和苏帮的人员基本上是全统一的,因为一幅画做好以后给大家看,包括他们装饰的大家都看。除了学习以外,博物馆把一些参考品也给我们学习,这使我学了不少东西。

后来我到西藏去,修复布达拉宫的文献,1970年代又参与了马王堆帛画的修复,当时拿到帛画时还是有一些担心,但这么重要的文物只能修好,不能修坏,应该说要感谢当时的考古人员,发掘出来保存就比较好,没有卷,如果帛画一卷就完了,两千多年的东西啊。

回来以后就一直在上海博物馆做古书画修复。古代书画修复的关键技术点其实是讲不清楚的,比如用浆千变万化,不同的纸用不同的浆,这全凭感觉与经验,到底用多少也是讲不清的。旧画与新画完全两样,旧画修复的辅助工作太难了,有时等于第二次创造,比如底色、配色,里面呛水、装胶,绢本要补绢,要本身的材料相同,补画就更难了,比如我补绘的古代佛像画,人物衣纹,风吹的动感都要体现出来,形似,神也要似,都要匹配起来。

一件破旧的作品修复好了是非常高兴的事,字与画一直陪着我,这是最快乐的,做一件事,要真正钻进去,比如开始修复一件作品,我晚上睡觉是睡不好的,得把这一幅东西挂在房间里睡觉,多看,睡前也在考虑怎么修复。前些年北京卖一件石涛的山水画,破旧不堪,买家想买,但太破旧,后来他们通过鉴定界的专家找到我,我看了以后答应能修好,买家后来才出手买,以两百多万元拍下,后来修复费花了五万多元,被一些专家评为“修得绝了”,这对买家来说等于捡了一个大漏。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