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市场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齐建秋:书画市场真的被“挤出屎”来?
发布时间:2016-10-13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最近有人发文认为“书画市场不仅挤掉了泡沫,连屎都挤出来了,这个行业奄奄一息了,”表达了对这个市场未来的一种悲观的展望。

书画市场是一个小众的市场,在国民经济整体发展中处在一个并非重要的位置。我很早就说过这个市场不应无限的被夸大,也不应无知的来唱衰,一切事物经过一番喧嚣之后总要归于它的本真。目前书画市场波澜不惊,正处于一种低迷中呈平稳的状态,但比起2015年有稍许的起色。首先表现在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能够卖出少许画了,这比卖不动画的2015年就算是小有进步,当然拍卖市场的变化并不大,作为艺术品交流中介平台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的重新调整和组合已呈现明显的趋势。  



李可染《万山红遍》 1964年 设色纸本 75.5×45.5cm
 





潘天寿《鹰石山花图》 182.3×141.8cm
 



书画市场其实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人们应该摒弃过去旧有的对这个市场的认识思维模式,而以一种新的认知和眼光来看待它,书画市场正在分成两大板块:高端的市场和大众的市场。高端的艺术品永远是书画市场的少数派,凤毛麟角,尤其是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那些鹤立鸡群般闪现于市场的高端作品更是拍卖品中的宠儿而被中国当代顶级收藏家追捧,无论价值几千万、上亿甚至几个亿,对于李可染的《万山红遍》、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傅抱石的《云中君和大司命》这样的作品来说市场是从来不差钱的。



傅抱石 《云中君和大司命》 1954 年作 114×315cm 设色纸本
 



再看大众市场,所谓的市场不景气与低迷主要反映在这个市场上。以嘉德四季拍卖第47期拍卖会为例,比较明显的是拍卖标的有所减少,拍品的质量也不尽人意,而最突出的感觉是人气的低落,看预展的人稀稀廖廖,不及鼎盛时期人气的三分之一。但即使这样,大名家的真品和小名家的精品依然炙手可热,好东西躲不过那些艺术上有品位,市场上有前瞻性意识的收藏家犀利的目光。许多久经沙场的买家可能有这样的体会,纵使是在这样低迷的市场氛围中,要想买到自己心仪的作品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己倾心看上的东西不是买不到就是买不起,竞投成功的概率连一半都不到,这就是小拍真品的魅力和精品的效应,在本质上是高端艺术品市场的延伸。

书画市场的泡沫被挤得差不多了,未来书画市场会怎样?它什么时候能够再红火兴盛起来?它是否还能再现往日的辉煌?这是许多书画经营者、收藏者和投资者都关心的事。

现在书画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平稳时期,在这个平稳时期要想着做平稳时期的事。这个市场还会热闹起来,书画的价格在现有的基础上还会得到提升,但这需要时间,而且不是一个短时间,它需要国家政治与经济发展大气候的支持,但这个市场不会再疯狂,那种依靠泡沫堆砌畸形发展的市场一去不复返了。以当代书画市场为例,那种当代画家在前几年一年中就要调整提高自己作品润例几次的现象再也不可能出现了,那真是在中国经济史上在艺术品市场发展史上一个奇特的现象,中国历史上没有过,世界历史上也没有过,唐宋时期已呈现活跃的长安和汴梁书画市场与清中早期盛世的扬州市场都不可与之相比万一。2009年至2013年是中国当代书画市场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时代,市场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纵横驰骋,它使得一批当代名家几乎在一夜之间暴富,在短短的几年中从贫穷到富裕,从富裕到超越中产阶级而成为富豪,这是自古以来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家中最幸运的一批人,同时也是中国书画家中“最后的贵族”。今后不大可能再出现那种在极短的时间内依靠出售自己的作品就能迅速的聚拢起巨大财富的艺术家,当然这财富对于许多书画经营者与投资者来说都是至今挥之不去的梦魇。

吴冠中说立志于从事绘画艺术的人要做好吃苦的准备,画家在许多时候像是苦苦修行的“苦行僧”,大师往往就是在贫穷中诞生的。今后的市场对于画家来讲会少了一些诱惑而多了几分激励,尽管不会再出现一夜暴富的现象,但中国的书画市场会赋予大多数有本事的画家仍高于常人的生活水平。

今后当代书画市场有一批画家及其作品将被淘汰出局,这批画家具有这样的特点:作品艺术水准一般或稍强,但远没有达到那种开宗立派的水平,头上有着在体系制度内担任领导职务或有各种头衔的耀眼光环,而这光环迟早要褪色,曾经号称过作品十几万或几十万一尺且流入市场技术含量极低的作品数量巨大,现在仍坚持原有的润例不松口,而现实的市场对他们号称的润例支持度只有百分之十,这种僵持的局面在短时期内不会影响他们原已形成的市场地位和影响力,但再过一两年或几年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市场是一门科学,它有一定的规律性,它的忍耐力是有限的,它会不耐烦起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画坛的新人在不断的涌现,这个市场从来不缺乏艺术新贵,当事过境迁好像停止了钟摆般的艺术家不能再给书画市场的经营者和投资者带来实实在在利益的时候,他们也就失去了在市场存在的意义。

当代书画市场有三个代表性的画家,对解读未来市场有重要的意义。



何家英作品
 



第一是何家英。他的艺术造诣是基本公认的,他的作品稀少,属于当代高端的市场,在近几年波涛汹涌起伏的市场上经受住了考验,尽管市场不景气,但作品价位依然坚挺,这在当代画家中屈指可数难能可贵,因此收藏何家英的作品就是收藏高端的艺术品,而和高端艺术品相联系的字眼就是收藏与投资的相对安全与保险。



史国良作品
 



第二是史国良。这是一位很有市场代表性的艺术家,他的绘画造型能力也是基本公认的,他的作品流入市场的也并不很多,属于当代中高端市场,他的作品在市场的崛起完全凭的是作品的魅力,而不是公职与公信力的影响。和他同时期处在相似作品价位的全国其他几位画家相比,史国良作品在市场上受到的重创程度要低一些,市场的支持度比其他一些画家要高。这位画家不但艺术上是较强的,同时也深谙市场之道,他懂得名人字画的道理首先是要有名,在市场万马齐喑停滞不动的时候,他频频的出现在电视和网络媒体中,公开着他的活动和足迹,传播着他的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向收藏他作品的书画经营者和收藏者传递着信心和力量,而和他同期市场地位不相上下的艺术家却集体选择了沉默,他们只能自己赚钱却不能帮别人渡过难关,最后只能闭上眼睛咬紧牙关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走向被书画市场淘汰的悬崖。史国良的作品市场以其绘画的功力和自身活动的魅力仍然会有追捧者,他的作品市场会得到慢慢的修复,并在未来有缓慢但却是真实的增长。



任重作品
 



最后是任重。这是一位还很年轻的画家,其传统的绘画功力被世人所公认,作品在市场流传的也不算多,属于中端的市场,在胡润艺术榜以及雅昌艺术家拍卖指数上都名列前茅。任重作品的价位比较接地气,没有大起大落,市场平稳,这是一位职业画家,完全凭作品说话。

这几位有代表性的画家,其作品代表了不同的市场品位,且抗市场风险性的表现也较好,在评判当代书画市场并预见未来的时候无疑会给书画的经营者和收藏者提供有益的借鉴。

未来的书画市场特别是当代书画市场将是一个盈利的市场,而不是一个暴利的市场,跻身于书画圈内的经营者和投资者当前要做的事主要是:在尽量减少损失的前提下尽快的将那些注定要出局的画家作品变现,盘活部分流动资金。要独具慧眼的发现画坛的新人,培养市场重新做起,当今美术界画的好的新人并不少,但从学术和市场综合评判的角度看仅仅一般画得好还不够,要从中发现未来名家,甚至大家的苗子,这个难度极大,有人形象的比喻为是人群里抓“特务”,那么我们就开始一场抓特务的比赛吧,看谁最后发现并捉到了真正的“特务”。

书画市场的低落不可能是永远的,说这个市场都已经被“挤出屎”来的说法只是一种噱头,未来的书画市场将充满了活力。


合作伙伴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百度一下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