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市场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市场评论
书画拍卖: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发布时间:2016-10-13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自2012年始,国内艺术品市场,尤其是书画市场突现回调趋势,市场需求连年萎缩,价格节节缩水。书画市场的运势反转让经营者们不得不尝试着去适应这种新常态。一些人不得不撤出,一些人重新武装、卷土重来,一些人强势进入。书画拍卖开始重新洗牌,冷暖参半。

  对于书画市场而言,2012年是一个明显的分水岭。

  2012年前,大量热钱从各个“端口”蜂拥而至,不断冲刷着书画市场的河道,书画市场规模陡然变大,作品的价位也越来越高。沈鹏、欧阳中石、张海等一线书法家的作品,从每平方尺数千元迅速炒到数万元不等;范曾、何家英、史国良、刘大为、贾又福等许多一线名家的画作更是爆炒到每平方尺五六十万元。

  即使市场如此“变态”,大名头的字画依然是一字(画)难求。最常见的画面是,一线牛人的字画往往需要提前预定,少则三五月,多则一年半载,甚至两三年时间的都有。关系不到位,出价不理想,尽管你提前拿钱预定,人家没工夫搭理你,很有可能最终冷冰冰地退钱了事。而只要搭上大名头的顺风车,想不数钱数到手软都难。

  但自2012年始,国内艺术品市场,尤其是书画市场突现回调趋势,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不仅停止了继续上涨的势头,反而因为市场需求连年萎缩,价格节节缩水——先是不及最高价的一半,再就是三分之一、五分之一,到后来十分之一都无人问津。

  寒流、寒流、寒流,书画市场的运势反转让经营者们不得不尝试着去适应这种新常态。一些人不得不撤出,一些人重新武装、卷土重来,一些人强势进入。

  在无穷的寒意中,书画拍卖开始重新洗牌,冷暖参半。

  蛰伏

  曾经,张丰(化名)是中部某省书画拍卖市场上的巨头。

  也就是两年多以前,张丰的拍卖公司还“木秀于林”,在整个市场一片哀鸿之际依然坚挺地做着自己的买卖——小型拍卖不断,春拍、秋拍势头不减,在被阴霾笼罩的书画天地里显得异常另类。

  那倒也是。张丰是省里书画市场上的标杆式人物,在市场上趟了几十年,哪儿水深,哪儿水浅,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每年张丰过手的字画少说也上万幅,书法史、美术史能颠过来倒过去地用,对一线名家了如指掌,想拿谁的字画,一个电话就能搞定。最绝活的,字画只要过眼,基本上就能判断个八八九九,是对是错,说得头头是道,不由人不服。

  即使真拿不准,只要这书画家还活着,张丰总能找上门去,请老先生、老太太亲过法眼。

  省里的书画经营者、爱好者、收藏者都多唯其马首是瞻,书画家对其很是尊崇,多多少少那些享誉全国的大名头们也还买他的账,每年张丰组织的大拍总有名气不小的书画家前来捧场。

  张丰的拍卖公司是省内的旗帜,同行都认,甚至于张丰能经常把自己的拍卖开到全国各地——广州、深圳、南昌、沈阳都搞过拍卖会。最红火的时候,张丰能在省内拍一场,省外再拍一场,到处都能听到银子欢快的碰撞声。

  张丰在圈内的人脉极广,仅微信好友就有两三万个,省内省外的同道都知道中部某省有这么个厉害角色,张丰到哪儿都有一班圈内的哥们儿姐们儿围着,全国各地书画家的字画,张丰只要招呼一声就有人免费送到,交易成功彼此赚个吃饭钱。在拍卖之外,这样的买卖长年累月,张丰基本上很少有间断的时候。

  张丰的拍卖公司是在圈内人的艳羡中走下前台的。

  因为错估了形势,张丰囤积了大批名人字画——何家英、范曾、范阳、秦岭云、刘文西、王西京、刘大为……都是些国内曾炒得火热的人物。按理说,市场好的时候,张丰钱是没少挣,但都换成了字画捏在手里,不想,成也名家,败也名家,那么多的名家字画都窝在自己手里出不去。

  张丰手头紧攒的财富一再贬值。以往,一幅字画三二十头牛都换不到,如今,只能牵回去一头小牛犊了。

  心痛、肉痛,还有钱痛。没有流动资金,张丰的拍卖公司只能闭门谢客。

  张丰的一大债主接手拍卖公司,反把张丰聘了过去——还不了钱,只好“卖身”。但拍卖已经很难有什么业务了——过去的当代名家字画已经虚高到天上了,拦腰砍几截都落不到人间,哪有可能再在市场上混饭吃?

  很少再听说线下的书画拍卖了,书画市场一片死寂。

  张丰一边帮人打理“自己”的拍卖公司,梦想着引进金融资本进来,一边靠着自己的人脉做一些中介式的买卖——两头都有需求,一个想买,一个要卖,张丰就负责牵牵线,要么自己买下来再倒腾出去,反正手里的人脉资源多,信息吃不完。

  静下来的张丰有了耐心。

  “等等看,形势不可能一直这样。”张丰对未来的期待很明显,“盛世书画,现阶段把梳理工作做好,风云起来再说。”

  网拍

  在正式进入网络书画拍卖之前,海波做些版画生意。淘宝开网络艺术品拍卖端口时,海波听说这一信息,觉得未来市场前景广阔,就找到关系入驻了。

  入驻时,海波对国内字画市场还没什么概念,省内的书画家不认识几个,国内的一些大名头也甚至没听说过,字画的价位更是一问三不知。

  不知道不要紧,海波勤快,四处找人打听,反正找个一般的书画家并不难,卖与买,牵涉两头,大家都有需求,不怕联系不上人。

  海波相信平台。有平台在那儿撑着,淘宝上的客流量数以亿万计的,书画家们把自己的作品挂上去那都是广告,得多吸引人眼球啊。

  海波跟随朋友拜访身边的书画家时,大家都买账。冲着这个平台,海波的拜访结束,书画家们都会书画相赠。

  赠品是最好的试金石。海波在淘宝上的第一场书画拍卖就把书画家的赠品排了上去,起拍价不高,三百五百,有的干脆是零元起拍,海波就是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出价。

  大名头的字画,海波不敢经手。海波认不清,不敢买,也担心网络市场上根本就走不了高端“货”,三千五千的,有人愿意出,三万五万就很难,尽管淘宝想了很多办法保证拍品的货真价实,但没人敢冒这个风险。

  与线下交易比,毕竟隔了一层。

  大名头的字画,海波也排上一些试试,果然无人问津。要么,出的价比他拿的价钱都低。试了几次,海波心里就有了底儿,把心思都放在经营小名头,甚或是无名头的书画家上。这些人的字画不错、品相好,大家喜欢就能卖出去,价钱多少先不论,卖出去就有的赚。

  赠品排上去后,有人抢购的,海波就跟书画家多联系,谈价钱,要么以低廉的价格买过来,要么与书画家谈个低价,盈利分成;没人问津的,海波就跟人谈收藏。书画家嘛,多半都有一些藏品,拿出来换钱就是,说不定谈得好他海波还能捡漏——那可是大买卖。

  每月一场,每场排上去五六十幅、七八十幅书画作品,每幅三百二百的溢价,有赚头就行。每场下来,海波有个万把块钱的收益,倒也满意。

  后来,每月一场变成了两场、三场,再加上一些高溢价的作品,收益已经很可观了。

  接着,海波在京东上也开了一个书画拍卖专场端口。

  但不久后,出于治乱的目的,淘宝、京东都对网上艺术品拍卖经营进行了很大的调整。书画作品的起拍价开始有了限制,成交价位也有了最低限度,拍卖保证金大幅提升,有的网拍平台甚至强迫经营者自己拿钱刷业绩……

  海波过去大卖的一些字画被拒在网拍的门外。海波尝试了几次,试图把价位拉上去,但白费力气,许是网上顾客习惯了那个价格,再想有所突破并不容易。

  大名头的泡沫化已经显现出来,网上拍卖基本上是陪拍,根本卖不掉;自己好不容易培养的低价位市场又被掐死,海波每一场次成交的书画越来越少,已经没什么赚头了。

  不赚钱也得做,甚至也还要刷业绩来保证自己每一期的排场。海波不敢大意,这门槛儿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将来一旦再火爆起来呢?

  海波在等那一天。海波一边等,一边规整自己这两年来建立的客户群,知道谁喜欢什么风格就推特过去,单线交流,做线下书画买卖中介。

  “大家都有得赚就有黏度。”海波相信这一点,“网拍也不会总是这样不死不活。”

  老泉艺拍

  “××出价有效,有人愿意加价没?”

  “好,现在开始倒计时——倒计时10秒,一次、两次、三次,落槌!成交!恭喜捡漏……”

  每个周末,老周都会组织一场微信拍卖会。“老泉艺拍”是老周专为书画拍卖建立的微信群,人不多,二三百人,不是书画经营者就是小有成就的生意人、城市白领之类——有一定的鉴赏能力,喜欢高雅的东西,又能出得起三千五千买自己看中的字画。

  生活有余力,还能为自己的小爱好买单,老周要的就是这群人。

  老周是个画家。老周的山水画很有格调,走的是黄宾虹一路,水晕墨章,元气淋漓,笔力浑厚,常为亲友故旧、邻里闲客所激赏,但一生落落,寂寂无名,人倒也自在。

  画作卖不出钱,又不屑以他计谋生,老周就开一画廊,一边画画,一边经营。画的是自己的,卖的是别人的,这么着一直走到今天。

  前两年,画廊经营出现转折,生意异常清淡,一家家古玩市场门可罗雀,平日里难见几个人。老周也不急,没生意就出去喝茶、闲聊,偶尔打打秋风,有来有往,大家都很自在。

  风向有些变了。老周很早就注意到,大家不再那么贪恋大名头的字画了,只要是好东西,很多人都会发自内心的喜欢——老周的山水在朋友圈很受追捧。

  一千两千,三千四千,有人拿些小钱找老周讨画,一个圈子连着一个圈子,倒真让老周小有名气起来。

  “既然大家喜欢真玩意儿,自己何不把过了眼的好东西拿出来大家一起耍呢?谁喜欢谁拿出不就得了?”

  老周把这个想法在朋友圈里一散布,应者云集。

  于是就建群,拉人,找书画作品。大家商定一个时间,先红包伺候,搅得大家都很热乎,然后把参拍的作品推送出去,作者的生平简介、画作的尺幅、价位在群里一一展示,到约定的时间就正式开拍。

  依然是竞价,价高者得。一次微拍不过十几幅作品,少则两个小时,多则三个半小时。小名头作者的字画占主角,但都是精选的作品,很有观赏性,每一幅都有人愿意接手,高则三五万元,低则四五百元,而大多在千元左右。

  大家在微信群里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争抢自己的最爱,玩几次下来,天南海北的竟彼此如老友一般熟识。

  拍卖完成以后,拍得者一般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在24小时内完成转账付款,交易完成。

  “一场微拍,十一二幅作品,最终全部走完程序的都在八九幅的样子。”

  玩一次挣个大几千块,好的有万把块,老周很知足。玩着玩着,就把钱挣了。最重要的是,拍出去的字画都是真金,潜力无限,既鼓励了一些后生小子,又结交了道上的朋友。

  “大家都喜欢这个,就为图个乐儿!”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