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综合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综合评论
传承·突围与超越 ——关于四川中国人物画创作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6-09-22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在四川美术家协会中国人物画专业委员会成立后不久,这部《四川中国人物画作品集》即将出版,并将举办四川中国人物画作品展览,由此,回眸与审视四川中国人物画创作的历程与现状,不免生发出一些感慨,进而思考四川中国人物画发展的一些问题并展望其发展走向。

  审视四川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有几个时期的艺术创作颇具特色和影响力,几乎在全国美术界起到引领作用,上个世纪50-70年代的四川版画、雕塑创作,在李少言、李焕民、吴凡、牛文、徐匡、阿鸽、叶毓山等的带领下,成为全国美术界的一面旗帜;70年代-80年代前期,以罗中立、程丛林、何多苓、高小华为代表的青年油画家又在美术界掀起了一股强劲的“伤痕”和“乡土现实主义”风潮,形成了足以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大书特书的“四川画派”。1990年代以来,四川的架上绘画在“当代艺术创作”和当代艺术市场方面也独具风骚,占据着重要地位。相对于版画、雕塑和油画而言,四川的中国画创作(包括人物画)近几十年似乎在全国范围内还没有产生过具有全局性的影响,这主要表现在没有形成建立在个体实力基础上的可以与其他区域抗衡的群体,也少有具有示范效应和全国性影响的画家,在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也可谓凤毛麟角。这些现象,似乎可以成为四川的中国画,特别是四川的中国人物画是一个薄弱阵营的这样一种评判的理由。是的,传统艺术史就是以精英人物与经典作品为叙事对象的艺术史,缺乏精英与“经典”,就难以成为艺术史关注的对象。从上个世纪50年-80年代,四川的版画、雕塑、油画之所以可以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声光独显,就在于四川的这些艺术门类聚集了精英,构建了“经典”,因而成为了绕不开的“话题”。四川的中国画近几十年来成为“话题”的人和事不是说没有(如陈子庄及其艺术),但是太少,且局限于个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四川的中国画,特别是四川的中国人物画真正的“边缘”与薄弱。其实,我们摈弃传统艺术史叙事的方式与偏见来观照四川的中国人物画创作阵营,不难感受到其强大的阵容、厚重的积淀、鲜活的生机、独特的价值取向与强劲的发展潜力。

  就阵容来看,四川的中国人物画创作队伍其规模并不逊色于其他绘画领域。今日之四川国画人物界,表面上看似乎没有油画界热闹、没有山水、花鸟界之人数之众,但是,却具有稳健而结构合理的队伍结构,形成了老、中、青齐头并进的势头。年长者如戴卫、马振声、朱理存、钱来忠、尼玛泽仁、吴绪经、彭先诚、徐恒瑜、沈道鸿、阿鸽等以其各自独特的艺术语言和绘画实力,早已在画坛占据一席之地,并持续地保持着创作的活力。中年画家,如曹辉、戴雨樵、张自启、米金铭、李青稞、吴映强、税关键、刘学伦、李江、邓枫、钱磊、张剑、张志超、王玮、高晓笛等在创作上不断探索,形成了鲜明的特色,成为画坛中间;青年画家吴浩、周天、向洋、苏茂隆、王践等以新锐之气已倍受画坛关注。这样一支创作队伍在四川美术界不说是独具风骚,却是不可小觑的。即使在全国区域性画家群中,阵营也是相当可观的。这也是四川中国人物画创作可持续发展的队伍保障。

  就厚重的积淀来看,四川中国人物画虽没有出现如浙江的方增先、吴山明,陕西的刘文西、河南的李伯安等这样既是区域的也是全国的标志性人物,但是在历届的全国美展或全国性美展中,以及画界的评价中,马振声、戴卫、彭先诚、朱理存、尼玛泽仁、吴绪经、吴映强、徐恒瑜、李青稞、曹辉、吴浩等人的作品以及他们的创作实力早已获得好评、倍受关注,可谓人物画坛的名家、大家。戴卫的《钟声》、马振声的《爱国诗人陆游》、朱理存的《踏歌图》、彭先诚《西厢画意》、吴绪经的《博弈图》、李青稞的《西风烈》、沈道鸿的 《走进若尔盖》曹辉的《老茶馆系列》等作品都以独特的笔墨语言、图式和意蕴而获全国性大奖或被画界关注,成为国画艺术图像世界中难得的“经典”。虽然,在这些“经典”的背后,我们没看到诸如浙派、黄土画派这样群体性的助推力和潜在影响力,但是,四川国画家们的个体突围,恰恰显示出了这一区域国画界诸家无拘无束、自在自为的创作状态所显示出的无限的可能性及突破的潜在力量。能成画派当然不是一件坏事,没有画派的标签及格式化的路数,画家的个性释放更加自由,面貌更加多元。笔者从来相信,艺术创作从来都是艺术家个人心性与审美体验的自由表达的结果,只有艺术家个性的存在,才有艺术多元格局的存在,只有个体的强大才有群体的强大。人为地给画家群体贴标签,并以某种模式规范艺术创作,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有碍艺术的发展。四川国画人物画家们的个性化的探索及个体突围,实际上已经显示出了这一区域艺术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巨大潜力。我们宁愿看到一个混杂的、多元的画坛格局,而不愿看到一种模式化的、抑制异质性生长的状态。特别是在这个文化艺术多元化的时代,乞求大师的引领,还不如有更多“大家”的独立特行的突围与拓展。四川国画人物画坛,呈现的就是“大家”挺进而非大师引领的局面。只要有大家的共进,必然就有大师的脱颖而出,时代呼唤大师,而大师却一定不是被呼唤而出的,而是群体崛起的必然产物。

  就四川国画人物的创作状态来看,虽然没有高呼打造什么“画派”的激情,但是却在悄然地整合资源、汇聚能量,期求在艺术探索上的共存互动与互进,最近四川美协成立了中国人物画专委会,就是这种期求的体现。这个专委会汇聚了四川国画人物的老中青三代艺术家,提出了推进四川国画人物发展的思路与举措,策划了系列展览与学术活动。艺术永远不会接受和认可“占山为王”的法则,但是艺术家需要交流、对话的平台,这个专委会就是顺应这种需求而建立了。这部由四川美协中国人物画专委会编辑出版的《四川中国人物画精品集》,以及即将举办的四川中国人物画经典作品展,就是四川中国人物画界吹响的一次集结号,是四川美协中国人物画专委会奉献给艺术界和广大观众的一份见面礼。这部画集,也让我们初步领略四川中国人物画已经形成的艺术品质和特色。这种品质与特色,在以下几个方面得以呈现:

  发掘本土文化,凸显区域特色:历年来四川的中国人物画家们,立足西南,充分发掘本土文化艺术资源,创作了大批具有鲜明本土特色的人物画作品。四川地处大西南,历史文化资源丰富而厚重,特别是在这片土地上聚集着众多的民族,各民族悠久的历史和丰富多样的生活情态,为四川的中国人物画家们提供了充足的艺术创作资源,画家们在一次次深入生活的实践中,用自己的情感和心灵去体察感悟不同民族的历史、文化和他们生活境遇以及审美诉求,并以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去表达他们独特的审美体验。于是,我们看到,在四川老中青几代人物画家的笔下,藏羌彝以及汉民族等不同民族的历史、现实生活境况和精神气质得以充分的呈现,无论是尼玛泽仁、钱来忠、马振声、朱理存、徐恒瑜、沈道鸿、阿鸽老一辈画家,还是李青稞、吴应强、邓枫、李江、巫成金、刘学伦、刘忠俊、王玮、樊萍等中青年画家,无不是将西南少数民族人物形象或者以本土题材作为他们最重要的艺术创作母题。可以说,他们不仅在丰富的民族生活中寻找到了艺术创作的源泉,而且他们用饱含深情的画笔形象生动地呈现了不同民族的历史和发展变革的境况以及在特定历史境况中人的精神面貌。一部四川现当代中国人物画史,从某种角度看就是西南地区众多民族历史及现实生存境遇的形象体现。品赏他们的人物画作品,就如走进了民族的历史文化长廊,引发的是延绵不断的历史文化记忆和民族文化想象,从而强化了多民族的国家认同感。

  直面现实生活,高扬人文情怀:自古以来,四川独特的地理环境造成了该区域的艺术家们对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深深的眷念和现实生活的关注。这种发源已久的文化心理结构,在向现代化迈进的今天,在倡扬艺术关注现实生活的语境下不仅没有被消解,反而进一步得以强化。我们看到,今天的四川中国人物画家们,没有沉醉于笔情墨趣的把玩和超然于现实的自我陶醉之中,始终以饱满的激情关注历史变革和现实生活。他们的作品在沉厚的历史感中总是流溢出鲜活的时代气息和人文关怀精神。沈道鸿的《走进若尔盖》、李青稞的《天骄》、邓光源的《立夏》、刘忠俊的《川藏公路》、刘学伦的《解放成都》以及周天、王玮等人现代都市女性人物画系列等作品,都以饱满的热情表现现实生活,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从而彰显出鲜明的时代气息。这里特别要提及的是,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四川的中国人物画家们,关注灾区,心系灾区,用他们的画笔表现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的重大题材和宏伟场面,将一个个难忘的场面和人物形象地呈现出来,成为了永恒的视觉记忆。陈昌柱的《 难忘》、 林云峰的《阳光使者》等作品就是这类作品中的代表之作。关注现实,人道关怀,是四川现当代美术的一种重要的品质,也是四川中国人物画家们难以割舍的一种情怀。以人民为中心,是四川中国人物画值得坚持和发扬光大的价值取向。

  传承传统文脉,力求艺术创新:正如前面提及过的,四川中国人物画群体在艺术风格上体现了一种多元共存互动的面貌。这种多元是基于文脉传承下的多元,是尊重传统前提下的艺术创新。四川中国人物画家非常重视对于传统中国画笔墨精神的领悟与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力求构建富有独特个性色彩的艺术面貌。他们或在行笔用墨方面吸取传统精华而又另辟蹊径,如彭先诚的没骨人物画、曹辉的布面人物系列、米金铭、张志超等的水墨人物画,既不失传统的笔墨韵味,又凸显了富有张力的现代水墨意趣;而吴绪经、张自启、李青稞、邓枫、吴浩、钱磊、邹艳红、周天、向洋、等人的人物画在人物造型、设色和图式上,或从民族传统图像资源或从西方艺术中吸取养料,力求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从而构建了富有鲜明时代气息和各自特色的艺术风格。他们的作品即便放在整个中国人物画的大平台上来观照,其创新性、独特性也得以彰显,从而他们在中国人物画坛上的方位价值也就难以被丰富多彩的气象所遮掩。他们并没有标榜过自己是“当代水墨”阵营中画者,但是,他们的作品却流溢出强烈的的当代气息。在他们的创作中,我们领悟到所谓中国传统绘画的现代转换,并非是舍本求末式的“另起炉灶”,而是在对传统文脉传承前提下的创新与创获。中国人物画的当代性应该体现在艺术家站在当代的立场来观照传统、感悟自然和生活,并用个性化的语言与图式将这种感悟转化为视觉形象上。艺术风貌与品质并非是贴标签的结果,更不是口号呼喊出来的,而是从可感的艺术形象中折射出来的。

  数十年来四川中国人物画创作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已逐渐彰显出自己的独特的品质与特色。但是,这种成绩与四川的整体地位还不太相称,与有的画种相比,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的影响力还不够。造成这种状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交流平台与传承链条的打造不够。可观地讲,以往四川中国人物画创作阵营,缺乏交流的平台,因而团队的力量凸显不够,特别是四川中国人物画的院校传统的缺失,使艺术人才的储备不足,也使传承中的链条不连贯,这种情形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四川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和影响力的提升。我们注意到,中国人物画发展得好的区域或省份(如北京、杭州、沈阳、天津、西安、广州等地),一般说来具有较为悠久的中国人物画教育的历史与深厚的传统,有几代人的承继与拓展,有先行者的引领,后继者的追赶与超越,才使中国人物画创作形成良性互动的大气候。没有徐悲鸿、蒋兆和及他们教育模式的传承,今天北京的中国人物画创作状况是难以想象的,没有方增先、吴山明等人在中国人物画创作与教学上的探索,浙江的中国人物画现状不可能是乐观的,没有赵望云、刘文西等人相继传承,西安的黄土画派是难以成立的。四川的中国人物画要有大的突破与超越,也必须要形成结构合理、传承有序的队伍结构。大师也好,画派也好,不是喊出来的,而是在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中逐渐凸显出来的。今天,四川中国人物画家们,有了强烈的团队意识和超越精神,又有了中国人物画专委会这个学术平台,聚集了社会与院校的几代中国人物画家,在大家的齐心协力的推动下,四川的中国人物画创作必将有更大的发展,四川必将由一个中国人物画大省转化为中国人物画强省,必将在中国人物画坛上获得更重要的地位和应有的荣耀。

我们期待着!

2015年5月

 

(作者系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四川美协副主席、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

关键字: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