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综合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综合评论
黄宗贤:打捞乡愁,重建记忆——话说曹辉的水墨艺术(3)
发布时间:2016-09-22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曹辉 老茶馆.偶尔也有女人来 37×30cm  

  如果说曹辉笔下的女性,特别是众多民国女性市井图像更多传递出的是对逝去的时光的一种感慨与文化想象的话,他的以川西民俗生活系列作品,则表达了他对都市化进程中残留的或已消失的平实的乡土生活的一种深深的眷念与追忆。川西乡土民俗生活最富有情趣并蕴含丰富信息无疑的是茶馆。曹辉多年来画的最多的是茶馆情景,他的“老茶馆”系列在其水墨作品中占据着重要份额。茶馆是川人喜好的场所,是乡土世态百相最混杂的场域,是川西人豁达闲淡性情的空间隐喻。曹辉生长于川西,如所有的川西人一样对于茶馆的印象与记忆是深刻的。以茶馆为题材的创作自然成为不少川籍艺术家的选择。他一如既往地倾情表现茶馆,折射出他对生于斯长与斯的这片土地的深情,对于乡土生活的眷念。

曹辉 老茶馆系列之七 100×80cm 

 

曹辉 老茶馆 206×130cm

曹辉 老茶馆·中国老头和外国老头 68×35.5cm

  如果曹辉仅仅停留于茶馆场景的再现,其画作最多算作市井图像的再现,或叫做风俗画。但是,曹辉的茶馆系列将时间的维度置入空间场域的营造中,使得画作成为一种超越市井画的具有记忆场所构建意义的视觉图像。其以《大安茶铺》为代表的老茶馆系列,并非是眼下茶馆的再现,而是过去时光中的老茶馆的视觉追忆。简朴古旧茶房、竹椅、方桌及茶具、众多的茶客营造出的是被时光洗刷得依稀模糊的茶馆景象。一种熟悉而陌生场景,一种渐行渐远的生活方式,一种只有手工时代才有的会友与交流方式,一种在特定语境中才有的古雅气息在其随意灵动的笔墨中得以复现。与其说曹辉在把玩市井图景,还不如说他在重建记忆的场所,与其说他在重建记忆的场所,还不如说他在抒写浓浓的乡愁,在笔墨的流转中打捞被时光击碎的原滋原味、原情原欲的生活样态。

  茶馆系列如同他的不少具有“民国范”的画作一样是视觉的追忆,更是一种记忆的重建,在这重建的过程,融入了画家个人的经验与文化想象。画面中各色人物面相、神态都“如其所是”,悠闲自得,陶醉于品茗与海阔天空的“龙门阵”的氛围里,一股农耕文明语境中的闲散亲近的市井气息扑面而来。曹辉画作中的怀旧情调正是当代人的最易生发的一种情结。这种情结其实是对物欲至上的当下的一种“疏离”心态的折射,是自我“出走”的表达方式。这种疏离与出走所带来的对旧时生活场景的重构,之所以能敲动观赏者的心扉,就在于这种重构的场景能唤起了我们共同的文化记忆,让我们去回味正消失于我们生活中的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脉脉的关系。

曹辉 码头 97×60cm

曹辉 码头 97×60cm(局部)

  的确,在时间的流转中,我们正遭遇现代都市不可抑制的物质空间的更新、再造,人们在释放着对城市革故鼎新的激情,以索取标示其现代性特征身份证的同时,温情脉脉的市井图像也变得模糊起来,原汁原味、原情原欲的生活样态渐行渐远,正在消失于我们对对现代性生活方式的狂热追求而变得淡然的记忆中。 我们守不住时光 ,但是必须保存记忆。因为人是时空的存在物,需要用记忆来温存文脉。曹辉的茶馆系列就是用笔墨在温存记忆,释放他那延绵的乡愁。因而他的乡土民俗题材的作品,与其说在为现实生活写照,还不如说他在用笔墨勾连时光之链。其作品自然而然地流溢出往事依稀,而乡愁悠悠的感叹。当代德国学者阿莱达•阿斯曼曾说:“如果说时间的本质上是不可逆转性永远向着新的重点前行的单调性,那么回忆的本质则是对这种时间规律的否定;它能回溯那些不可逆转的东西,召回那些已经逝去的东西。” 曹辉水墨画让我们在回溯中,轻轻地拾起散落的乡愁,平和了被“现代性”弄得几分焦虑的心情,也让我们更加明晓留存记忆的价值与意义。

曹辉 老茶馆·为小儿郎造像 39×62cm

曹辉 老茶馆·三个老头 51×43cm

  “草根”的曹辉,其骨子里的文人气,那种对时空的敏锐感怀在似乎不经意的行笔用墨中自然而然地流溢出来。他用笔墨打捞的是乡愁,寻找的实失落的家园,重构的是心灵的归宿地。

 

——————————————————————

  最后,附上一张曹老师的长卷,也是让小编我最震撼的一张分享给大家。

曹辉 老茶馆·太平记事 625×41cm


合作伙伴
王光卫博客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