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思翰雅艺术网!
>
人物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人物评论
花有仪容鸟有情——读李麒先生的花鸟画
发布时间:2016-09-22
来源:思翰雅艺术网

中国画,无论山水或花鸟都是以“天人合一”、“大和之美”、“生命之美”、“中庸之美”为其哲学与美学理念的。每一幅画都是画家的主体意识与自然界的形象情感观照而形成的意象,并以笔墨(色彩)表现于宣纸上的结果。

中国的花鸟画重写实。宋代是中国花鸟画的繁荣时期,宋徽宗就在皇宫中对鸟写生,给画家树立了榜样,形成了中国花鸟画的写实传统;花鸟画也是抒情的,画中的鸟都是以表意之象出现的(否则便成了“标本画”)。画家、诗人在有情无象的时候往往也借花鸟来抒情,“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便是;花鸟画同时也是象征的,画家常常用花好月圆、荷花鸳鸯,松鹤延年……给人美好的祝愿,或以松梅的傲雪凌霜,竹子的高风亮节与人励志。

李麒先生的花鸟画就是这样的画。

李麒出生在崇州市的一户城市贫民人家,自幼酷爱美术,由于家庭经济拮据,没有机会到美院深造。便自学《芥子园画谱》,摹习宋人花鸟,逐渐有了自己的心得,后来从师于郭汝愚先生其理论与技艺得到更大提高。从他的画中我们不难看出宋人花鸟的严格造型技巧以及构图的和谐均衡。只是色彩上更加靓丽,更有时代感。这一点我很想说是一种发展,但我又想其实是一种对宋人花鸟的真正颖悟。宋人的画其形体是写实的,色彩不可能不写实,究其原因是当时没有化学工业,颜料均用矿物材料做成,所以显得沉郁庄重,经多年尘蝕氧化更是去掉鲜艳色相,年轻人不谙此历史,把一幅宋人花鸟临摹成满纸酱色是错误的。而李麒在他的创作中真正感悟并继承了宋代花鸟的写实精神并加入了今天的新观念,这是难能可贵的。 《李麒花鸟画集》中一幅长卷《八哥图卷》引起了我的注意,画中娴熟的用笔挥展开墨的韵律,把一只只八哥变成具有灵性的艺术形象。广阔的空间给生命以更多翱翔的自由,笔意墨趣都、构图都恰到好处。题款与印章使画面更具书卷味。这是一幅难得的佳作。

画家和诗人总是将自己的主体意识与客观世界的象进行情景观照而形成的意象作为创作的对象。大自然中的万千景象,将花鸟走兽单独作为审美对象是东方艺术中才有,将花鸟走兽单独作为一个画种只有中国绘画才有。整个的中国画,无论山水、花鸟、人物推崇的就是和谐之美,生命之美。(西方绘画就不同,表现战争与暴力的画比比皆是)。

再说李麒的画吧。 李麒的《荷花鸳鸯》:碧绿的荷塘中绿叶白荷,观照着一对有情的鸳鸯。情与美和谐统一构成一幅意境的优美。这幅画构图严谨,笔墨娴熟,色彩高雅是其特点。其实画“荷花鸳鸯”的画家不少,但大多是墨色处理不当而媚俗,登不得大雅之堂;《牡丹绶带》画中牡丹是富贵的象征,绶带是仕途的象征,这是对人家的美好祝福。其余如《牡丹鲤鱼》,牡丹象征富贵,鲤鱼谐音一个“余”字,即富贵有余的意思。 李麒的《石榴麻雀》画的是一对麻雀,其情态依依,细语恋恋。下边是石榴,意“榴开得子”。另一幅《麻雀图》画的是丰收之后的两情追逐。其余如《花鸟四条屏》都是按“好鸟双栖”的格式构思的。这些画都是充满了生命意识,和谐统一,这些都是传统中国花鸟画的主要特征。李麒先生自己也说:“我的画是传统的”,是的,不光是笔墨的传统,而且颖悟了中华文化的精神。 有一些一枝一鸟的画作,是画家对个体意象的审美,其意象的选择往往是抒情性较强的物象。在《玉兰八哥》、《茶花八哥》、《柿子八哥》、《竹枝八哥》中四只八哥的动态不同引导了墨韵的流动,情趣的起伏。而《桃花麻雀》、《杏花麻雀》中花的娇美和鸟的灵性相互关照就更显得意境之优美了。

李麒的花鸟总的审美倾向是优美的。他的笔墨功力和他的题材与意象选择也是一致的,所以能创作出这么美的作品。(中国的花鸟画家中也有画鹰、雕、虎、奔马等表现矫健勇猛之壮美的,也创作出了不少好画。总之,不管审美倾向是优美的还是壮美的都应该有一个底线,那就是必须是“造型艺术”,当今那些触动这一底线把中国画抽象、异化的做法是不对的,它不是创新而是背叛;另外,中国画是美术,是创造视觉形象美之术。如果选定选定形象不美,而且不载意表意,更不能创造意境美当然就不再是美术了。) 李麒的花鸟画不光是优美的,而且是个性的。一个画家的个性和他熟练的技巧有机的融会在一起就叫做“风格”,一个有风格的艺术家才叫成熟的艺术家。李麒就是这样的艺术家。

黄德怀 2012.12.8


合作伙伴
0460网站百科  思翰雅艺术网  百度一下  

公司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科华北路65号世外桃源广场A座25层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6002111号

   



>